第五十九期

  比鄰着北京朝陽公園東南角的,是樂視集團總部所在地樂視大廈。大公網財經記者下午2點來到這裏時,大廳內人員進進出出、一派忙碌的景象。當記者好不容易擠進電梯,去樂視技術產品部所在的10層的過程中,電梯不斷停靠各樓層,不斷有工作人員端着電腦進來、出去,他們看上去大部分都表情嚴肅,和同事談論着某項工作時語速很快。

  當記者來到為本次採訪所提前預約好的會議室時,發現這裏原本是樂視體驗中心,由兩間仿造的“卧室”和“客廳”以及一條小走廊組成,“卧室”和“客廳”都放置了樂視超級電視供消費者體驗,但實際上,這裏已成為不同部門需要預約才能“搶”到的會議室,就在記者兩天的採訪中,在“卧室”和走廊進行的討論、面試、會議絡繹不絕。我們的採訪在“客廳”進行,行將結束時,已經有一撥人在門口迫不及待的要衝進來開會了。

  樂視集團,從最初的樂視網發展至今,已經擁有了樂視影業、樂視TV、樂視雲計算、樂視體育、網酒網、花兒影視和樂視投資等品牌,也曾因提出“平台+內容+終端+應用”的全產業鏈模式而備受同行質疑。

  但樂視在全產業鏈模式上佈局的腳步一刻都沒有停,2013年推出超級電視,今年4月發佈超級手機,8月發佈超級自行車……樂視超級汽車的新聞也在不斷挑動人們的神經。

  樂視集團各大部門之中,有一個部門顯得格外特殊,該部門負責樂視核心技術業務的開發和維護,比如基礎平台建設、終端產品升級及新品研發及其他相關係統開發,這就是技術產品部。

  此次,我們特別採訪了樂視技術產品部六位技術牛人,通過他們,不但可以感受到網際網路人獨有的氣質,也能從他們的感悟中分享出一個人在行業中如何成為高手,以及他們在樂視這趟高速發展的列車上的訴求與夢想。

  興趣最大 享受專注

  大部分投身網際網路的人都是由興趣引領,來到這個神奇的二進制世界,在其中遨遊並越飛越高。

  唐勁維,現任樂視移動技術總監,曾因對編程的熱愛而放棄醫學專業。他來自一個醫生家庭,初中開始接觸電腦,從玩遊戲開始,到後來自學編程,直至獲得各類市級電腦競賽獎項,與電腦結下了不解的緣分。

  儘管高考時他聽從了父母得建議,順利考取了7年制本碩連讀醫學專業,但由於醫學專業大一的課程對他來説過於枯燥,於是他重新拾起自己的課外愛好:編程,並一發不可收拾,從参與建設校園BBS論壇到搭建學校官網,他在電腦的世界中找到了興趣所在,在讀到第5年拿到本科學歷後,堅定選擇了直接畢業,進入網際網路行業工作。

  來自遼寧的王林虎,現為樂視高級技術經理,大學時學習通信專業,他也憑藉着熱愛與天賦、自學入門,但他最初的興趣切入點是當時紅極一時的校內網。他説:“當時校內有塗鴉板功能,可以隨意設計自己的主頁,我看到有同學用flash繪製了自己的頁面,覺得很驚歎,於是也就去學flash,並且也做出了令別人讚歎的頁面。”

  後來,經同學介紹,王林虎加入了一個由學生組織的工作室,負責建設學校網站,這給了他很大的信心,加之大三的模擬信號、二極管、三極管等課程內容讓他感到無聊,於是在畢業時選擇了新浪,開始了自己在網際網路行業的旅程。

  看過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的傳記影片《社交網路》的讀者,或許對片中扎克伯格穿着一雙拖鞋穿梭在校園的形象有着很深的印象。夏清也是這樣一位僅憑第一印象就能辨識出的IT男。

  夏清是樂視終端技術負責人,他穿着一雙拖鞋走進採訪間,在和記者交流時思維極其敏捷,語速也異常的快,當記者首先問道:“為什麼會入IT這行?”他不假思索地説:“喜歡。”

  在被問及工作時最開心的時刻是什麼?他們的回答出奇一致,那就是“專注寫代碼的時候”。隨着曾經的碼農逐漸向管理崗位轉型,那種敲代碼敲到後半夜、只考慮和電腦打交道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儘管他們在管理崗位同樣做的風生水起,但寫代碼的時光依然是最美好的。

  平台技術總監王景飛動情的回憶起一段在全封閉環境裏開發一款門户網站的時光,他説:“17、8個人的團隊在牡丹園的一片大別墅區裏,從週一工作到週六,出來休息一天,周天再回去。我非常享受這種狀態,在那樣一個封閉的環境裏,可以專心去做一件事,並且把這件事做好,沒有外界的干擾,那種工作狀態特別好。”

  相對年輕的王林虎和用户體驗經理吳海波則更注重自己成長和挑戰。

  王林虎對記者説,他一開始到新浪的時候,感受到了和專業人士的差距以及由此帶來的巨大壓力,他形容道:“那完全是一個重新學的過程。”但壓力也給了他巨大的動力,那段時期他每天早上9點到公司,一直在公司工作學習到晚上11點才下班,他説:“和專業水平的高度差,能快速拉昇自己,那一段時間成長非常快。”

  吳海波和其他幾位不同的是有着一股沉靜內斂的氣質,説話語速平緩,但相同的是邏輯十分嚴密。他很謙虛,稱自己最喜歡瘋狂地吸取工作周邊知識的營養,早期時包括前端的內容、技術、再到視覺、交互體驗、用户研究的知識都會吸收運用。

  這些憑藉着興趣而來的網際網路人,在全身心投入到代碼世界中時,外人看到的是枯燥,對他們而言則是在創造,是在做有趣的事。工作是否有趣,是他們衡量自己做事價值的一個重要標準之一。

  創業氛圍 渴求人才

  儘管技術產品部的人數佔了樂視網的絕大多數,但招賢納士,始終是所有管理者最關心的事。

  唐勁維來到會客廳接受記者採訪前剛剛結束一場面試,談到工作時,他一再對記者強調:目前樂視最需要人才。

  夏清參加完一個會議之後趕來接受採訪,剛開始和記者交談就被一通電話打斷,在通話中他非常嚴肅的和對方溝通關於部門人才培養的問題。後來,他對記者説:“我極不贊成員工頻繁跳槽,另一方面公司也應擔負起培養人才的責任。”

  王景飛也説:“我們需要更多專業人才。”

  在規模已然龐大,但仍需要更多專業人才的樂視技術產品部,工作節奏之快和網際網路創業公司有一拼,幾位接受採訪的總監都不約而同的提到了創業二字,他們都認為比起大公司(BAT),樂視更像一家創業型公司,王景飛更加生動的描述道:“樂視高速的在鐵軌上飛馳的同時,我們還要給它換輪子!”

  樂視提出的“內容+平台+終端+應用”的全產業鏈模式,從水平到垂直,覆蓋用户的電腦、平板、手機每一塊屏幕,涉及購買內容版權、自制內容、到硬件製造、應用開發等等上下游環節。


  與此同時,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它還需要保證股票價值、保持成長性,説樂視是飛馳的列車一點不誇張,而這些技術人員既要保證列車高速且安全的運行,還要同時給列車更換輪子,讓“樂視號”快速升級。

  那麼,這趟“樂視號”列車上的工程師被什麼吸引而來?

  唐勁維的回答頗具代表性,在加入樂視技術產品部之前,他負責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及週末畫報App的開發,被問及“為何來到樂視?”時,他説:“自己的職業生涯裏沒有BAT,我是一個喜歡折騰的人,更喜歡去需要自己拼一拼的公司。”

  精英匯聚 着力創造


樂視技術產品部員工工作場景

  對於樂視這樣一家在視頻網站領域耕耘了11年的企業,年頭比起搜狐、新浪來説算年輕,但比起愛奇藝這樣的後起之秀,也已算作前輩。市場競爭激烈,在前有堵截後追兵的情況下,樂視網通過購買版權這一步棋站穩腳跟,並贏得優勢,在打造全產業鏈的過程中又甩開了其他同類型公司,成為當今中國網際網路行業新的標誌。

  正是看到樂視蓬勃發展的前景,很多資深的專業人士或IT新秀,在職業生涯面臨選擇的時候,樂視已經成為了一個重要的選項。

  翻看6位採訪對象的簡歷,在他們的職業生涯中都打上了中國網際網路進程中赫赫有名的大公司的烙印,如搜狐、新浪、方正研究院、金山、愛奇藝等等,某種意義上,他們也是中國網際網路行業從發展到興盛的參與者、見證者。

  在他們中,最早參加工作的可追溯至2000年,最晚的為2008年。

  其中不得不提的是李志綱技術總監,他曾於2006年起負責北京夏季奧運會官方網站項目,當時他供職於搜狐,在搜狐成功競得北京奧運會網際網路內容服務贊助商後,他有了這一段令他終身難忘的經歷。

  2001年,當薩馬蘭奇在莫斯科宣佈北京2008年奧運會舉辦權後,全國上下為之狂歡。2005年,搜狐成為北京奧運會網際網路內容服務贊助商,這是百年奧運會歷史上首次設立網際網路贊助類別,搜狐董事局主席張朝陽曾對媒體表示:“有好的人一定能有正確的策略、正確的技術。”

  沒有前人經驗可以借鑑,但有人就有一切。隨着奧運項目在搜狐內部啟動,李志綱成功入選該項目,這段經歷令他難忘,不僅僅在於参與了這一千載難逢的光榮盛事,更在於幫他渡過了職業生涯較為迷茫的時期。

  他説:“在2006年之前是比較煎熬時期,當時負責的搜狐寬頻項目由於購買版權、移動短信代收費業務的叫停等問題而停滯了,我一下子沒有了目標,每天都在考慮接下來做什麼,那是一段挺煎熬的時期,直到奧運項目出現。”

  在此後籌備奧運官網的兩年,他先後管理過2008奧運歌曲徵集、奧運十大新聞評選、奧運火炬境內外傳遞、奧運官網視頻直播支持等項目;還是奧運官網賽事成績發佈系統項目開發的核心成員。

  也正是還在搜狐的李志綱事業到達新高度的2008年,王林虎躊躇滿志的踏進了新浪,兩代IT人,最終在樂視成為同事。

  樂視網今年上半年業績表現不俗,據其2015年上半年財報,樂視網今年上半年業績表現不俗,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446,071.30萬元,較去年同期增長51.79%;實現歸屬於母公司淨利潤為25,473.09萬元,較去年同期增長67.70%。

  在伴隨着爭議與關注的同時,明天的樂視會發展到什麼程度,誰都不敢輕易斷言。但它對於人才的吸引力則説明了所取得的成績已獲得認可,佈局全產業鏈的野心讓這家公司已然成為一個龐然大物,但幾乎每個人都謙虛的認為樂視並不是大公司,在他們眼裏BAT才是。

  晚上9、10點鐘,樂視大廈周邊的商用樓幾乎都已漆黑看不見輪廓,而這時卻是很多樂視技術產品部員工剛剛加完班的點,唐勁維對記者説:“有時候加完班出來回頭看看這棟大廈,會想着有一天BAT會不會變成LAT。”(文/魏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