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期

  8月24日,星期一。這一天理應是中國股市一個值得紀念與銘記的日子。因為為了這一天的交易,國務院於前一天(周日)下午緊急發佈了《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為養老金進入股市投資開啟了大門。根據該管理辦法,養老金投資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養老金產品的比例,合計不得高於養老基金資產淨值的30%;參與股指期貨、國債期貨交易,只能以套期保值為目的。

  國務院緊急發佈養老金投資管理辦法的良苦用心是顯而易見的。因為在上週的交易中,A股市場表現為節節敗退的走勢,先是在8月18日,上證指數暴跌6.15%,滬深兩市再現千股跌停局面,當天跌停的非ST類個股接近1600只。之後是在上週五,上證指數盤中跌破3500點,證金公司前期救市的“救市底”3373點面監考驗。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國務院緊急發佈養老金投資管理辦法明顯有為股市護盤之意。根據樂觀人士的分析,24日的上證指數至少可以反彈100點~200點。

  但本週一的走勢,股市明顯沒有給《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出台的面子。當天上證指數以3373.48點開盤,直接開破前期的“救市底”3373.54點。全天股指低開低走,上證指數最終以3209.91點報收,跌幅8.49%,創上證指數近8年最大單日跌幅。深成指、創業板、中小板的跌幅也分別達到了7.83%、8.08%、7.71%,兩市跌停的非ST類個股達到了2170餘隻,跌停個股的數量同樣創出本輪股災以來的新高,同時也是A股市場歷史上的新高。《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的出台因此顏面掃地。

  養老金入市原本一直都是市場所期盼的,那麼為什麼面對養老金投資管理辦法的出台,週一股市卻給了養老金一個下馬威呢?究其原因,至少有如下幾個方面。

  就當下的股市來説,確實需要有養老金這樣的機構投資者進入股市。但對於當前的股市來説,養老金入市還是遠水難救近火。雖然國務院緊急出台了《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並且給了養老金投資股市以30%的較高上限,但這並不等於8月24日這一天就有數千億乃至萬億的養老金入市。根據正常程序,從養老金投資管理辦法的出台到養老金的正式入市,這期間還有一個較長的時間過程,據分析這個時間過程至少在6個月到一年之間。雖然不排除有少數省份已提前做好了養老金入市的準備工作,但畢竟這少數省份能夠投入到股市的資金相對較少,對於股市來説可謂是九牛之一毛。所以,養老金投資管理辦法的出台對當下的股市並不能構成實質性的影響。這也是24日的股市沒給養老金投資管理辦法出台以面子的重要原因。

  而在養老金投資管理辦法出台的遠水難救近火的形勢下,A股市場卻是危機重重。在經過了6月15日到7月9日的股災之後,不僅投資者的財富被摧殘,而且投資者的信心也受到嚴重的打擊。雖然從7月6日起證金公司開始入場救市,而且從7月9日開始扭轉了股市暴跌的局面,階段性地緩解了股市的流動性危機,但遭遇重創的投資者信心並沒有恢復。而就在這種背景下,甚至在上證指數並沒有收復4000點的情況下,作為市場救市主力的證金公司就匆忙地從救市的一線中撤出了。

  根據8月14日中國證監會發布的〔2015〕21號公告稱,前一段時期,中國證金公司入市購買股票,對於維護股市穩定、防範系統性風險發揮了積極作用。隨着市場由劇烈異常波動逐步趨向常態化波動,應更加註重發揮市場自我調節的作用,通過深化改革不斷完善市場的內在穩定機制。今後若干年,中國證金公司不會退出,其穩定市場的職能不變,但一般不入市操作。正是基於“一般不入市操作”的表態,市場也就失去了救市的“主心骨”,投資者人心渙散紛紛奪路而逃。如在21號公告發布後的第一個交易周裏,A股市場失血超過4700億元,包括公募基金也是紛紛從市場上撤離。

  就在A股市場投資者人心渙散的背景下,近期國際市場上,包括美國、日本、香港在內的世界主要國家與地區的股市也是跌聲一片。就在24日當天,亞洲股市仍然遭遇黑色星期一,其中台灣股市盤中暴跌8.6%。股市在世界範圍內的暴跌,也進一步增加了A股市場的壓力。因此,在週末沒有出台實質性利好的背景下,本週一的A股市場也就一泄千里了。

  當然,導致A股週一暴跌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股指期貨這個巨大的殺手。實際上在本輪股災中,股指期貨就一直扮演着股市殺手的角色。也是惡意做空股市者的主戰場。這些惡意做空者在股票上做空的同時,又在股指期貨上通過做空獲利。如24日的三大期指中證500合約、滬深300合約、上證50合約,均被打壓到了跌停板的位置。這也加劇了本週一股市的暴跌。

  24日的暴跌表明,當前救市需要有實質性的利好,象養老金入市這樣的遠水是難解股市近渴的。要維護當前股市的穩定,證金公司就必須第二次入場救市,給市場一個主心骨。同時叫停股指期貨交易,讓惡意做空者失去生存的土壤。否則,象8月24日這種暴跌,還會在股市裏繼續上演。 

  (作者皮海洲系大公財經特約評論員,所寫文章以政策、時事熱點評述、股票炒作心得為主,以反映中小投資者呼聲為己任,著有《輕輕鬆鬆炒股票》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