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期

  在被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佛山中院)連續五次口頭通知拒絕後,7月22日,原科龍電器董事長、格林柯爾系創始人顧雛軍起訴海信科龍等八被告鉅額賠償的民事訴訟案件終於被立案。“顧雛軍案”在10年之後,終於有了實質性進展。

  顧雛軍,前格林柯爾系創始人,科龍原董事長,旗下曾有5家上市公司。2008年,因虛假註冊、違規不披露重要資訊、挪用資金等罪名,一審獲判有期徒刑十年。2012年9月,顧雛軍提前獲釋,開始了自我平反之路。

  8月17日14點,顧雛軍在北京召開了其出獄後的第二場發佈會。在發佈會上,顧雛軍宣佈,起訴海信科龍電器股份有限公司、青島海信空調有限公司、青島海信電子產業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海信集團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要求賠償其個人及格林柯爾系直接經濟損失489.61億元人民幣,該民事訴狀已由佛山中院立案。本次訴訟的賠償金額也創下了近30年大陸民事索賠的新高。

  顧雛軍詳細介紹了立案的經過:7月3日,佛山中院作出《通知書》,要求修改補正民事訴狀,否則不予立案,“我們拒絕對原《民事訴狀》內容做任何修改,本以為佛山中院依然會不受理,但詭異的是,7月21日,佛山中院作出《受理通知書》,表示《民事訴狀》符合法律規定的受理條件,決定立案審理。而這期間發生的唯一事情就是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奚曉明被抓。”顧雛軍表示,“要把詭異的東西放到陽光下。”

  “專利侵權這個問題海信肯定會輸”

  顧雛軍在發佈會上表示,這次民事起訴的訴求之一是要求判令海信科龍、青島海信、海信集團等8家公司賠償直接經濟損失489.61億元,其中包括199.7億元的雙高效空調專利的侵權損失;150.51億元的五家上市公司的股權損失;139.4億元的科龍系16個惡意非法訴訟,導致銀行為了實現債權,強行拍賣我和格林柯爾集團的土地、廠房、房產和設備的損失。

  “我認為我的證據非常充分,專利侵權這個問題海信肯定會輸的。”顧雛軍對本次訴訟中涉及專利損失賠償部分很有把握。他對大公網記者分析,海信接手以後,科龍系公司銷售空調中40%以上為雙高效空調,並主打該專利的空調產品,“這項專利是我個人申請的,而且我查了資料,海信之後使用的專利沒有一個能對雙效王專利起到替代作用”,按照專利法規,即使僅按照40%計算,科龍系公司至少應該賠償侵權費193.6億。

  本次起訴的訴求還包括駁回科龍系公司的全部執行請求,並要求科龍系公司返還全部已執行款項3.86億元。雖然顧雛軍對贏得專利侵權賠償費很有信心,但對本次起訴的其他訴求,顧雛軍卻表示,“對佛山中院如何判決並沒有足夠把握。”

  “海信科龍不公告本次案件損害小股民利益”

  起訴已於7月22日被正式立案審理,並且廣東法院網也進行了公示,但海信科龍至今仍沒有公告,顧雛軍對記者分析,佛山中院最遲在7月27日快遞通知各被告,海信科龍在收到佛山中院的快遞的文件後,應在兩個交易日內予以公告,最大限度考慮在途時間,海信科龍也應在8月10日之前作出公告。

  顧雛軍認為這件事情非常奇怪,“按道理説,上市公司面臨比自己淨資產大出這麼多的訴訟,是應該公告的,但目前仍沒有人去追究公司進行公告。”他嚴肅地指出,“海信科龍不公告本案是違法行為,違反了《刑法》、《上市公司資訊披露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是對小股民的欺詐行為。”

  除了海信科龍至今沒有公告本次案件外,顧雛軍還發現了另外一件“詭異”的事情:在廣東法院網的公開資訊中,案件的“訴訟標的”顯示為0。“訴狀中的489.61億怎麼變成0了?我不可能為了0訴訟標的打一場官司吧?”

  顧雛軍已針對這個問題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函詢問,“將此案‘訴訟標的’披露為0的原因是什麼?是否是為了讓被告海信科龍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免於作公告披露這一特別重大法律訴訟的義務?貴院作出這樣決定的法律法規依據是什麼?”

  此外,針對顧雛軍向中國證監會提出的公開“2.76億美元擔保函和對科龍立案調查的相關文件”申請的最新情況,顧雛軍在發佈會上介紹,已在8月14日收到最新回函,但答覆內容“很神祕很詭異,我都看不懂,好像想將我引向某種權力鬥爭。”顧雛軍稱將與律師仔細討論如何應對,一旦有消息會向媒體公開具體內容。

  顧雛軍目前的頭銜是“超天才網”名譽董事長,但他自己表示“相當於一個顧問”。當記者問起他未來的打算時,這位曾經名噪一時的“製冷專家”表示,“對高端製造業一直很嚮往,如果能拿回賠償的話,會拿這個錢做中國製造的引導資金,打造世界頂尖的中國製造。”

  【大公網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
 

  【相關閲讀】

  海信科龍回應顧雛軍489億索賠:濫用訴權 無事實根據

  顧雛軍回擊海信科龍:仍未公告此巨大訴訟 應依法追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