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期

  7月9日開始的救市行情到7月24日出現波折。本來,在救市行情出現了20%的上漲之後,加上4200點一線的阻力,股指在此出現回調是正常的。但不正常的是次日的走勢,也即本週一,7月27日走勢。當天上證指數暴跌345點,跌幅高達8.48%,創8年來上證指數最大單日跌幅。兩市跌停個股多達1800餘隻。

  在管理層救市的背景下,股市仍然出現如此兇猛的暴跌走勢,這顯然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所以,不少業內人士將其歸結為投資者信心缺失。甚至有人把A股比喻成是“路上跌倒的老太太”,賴上進入股市救市的“國家隊”了。當然,説得委婉一些,就是投資者太依賴“國家隊”了。

  應該説,這是目前A股市場的一個真實寫照。當下的股市,投資者對“國家隊”有着強烈的依賴性。照直説,這不是一個好現象,也增加了“國家隊”救市的難度。所以,有人指責投資者過分依賴“國家隊”,這是不難理解的。

  不過,這只是“錢幣”的一個方面。而“錢幣”都是有兩面的,所以,我們也不妨從另一個方面來看待投資者對“國家隊”的依賴問題。而從投資者的角度,這個問題其實是很好理解的。畢竟當下的投資者處於療傷期,前期的股災讓投資者受到了嚴重的創傷。面對股指的1800點暴跌,面對股票天天千股跌停的局面,而且股票跌停最多的一天,僅非ST類股票就多達2000餘隻。這樣的暴跌猶如一場瘟疫,不僅讓投資者的財富在瞬間被蒸發,而且投資者的信心也因此而受到嚴重的摧殘,投資者甚至對行情產生了一種恐懼感。期盼“國家隊”救市,這是投資者最渴望的事情。

  “國家隊”的救市雖然晚到了一些,但終究沒有缺席。7月9日國家隊大舉進入股市,到7月24日,上證指數上摸4184.45點,上證指數累計上漲了810點,最大漲幅達到24%。從對指數的拯救來看,“國家隊”救市初見成效。

  但就對投資者信心的拯救來説,“國家隊”救市的效果並不明顯。畢竟在遭遇重創之後,投資者信心的恢復還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更何況在股指重返4000點之後,市場上屢屢傳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比如,有關“國家隊”退出的聲音,大股東違規減持的聲音,甚至就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也干預中國救市了,敦促中國政府退出救市措施。而7月27日股指創紀錄的暴跌,就與“國家隊退出”的傳聞有關。正是這些負面消息的干擾,也使得投資者信心的恢復變得更加緩慢了。“7.27”暴跌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投資者信心嚴重缺失的表現,投資者因為擔心股災捲土重來,所以拼命加入到跑路的行業,從而導致1800只股票跌停局面的出現。

  所以就目前的情況來説,“國家隊”就是投資者的“守護神”,投資者對“國家隊”的依賴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不是對“國家隊”救市抱有希望,相信有很多的投資者會在遭遇重創之後選擇離開股市,畢竟這波股災給投資者的打擊太大了,甚至超過了2008年大熊市帶給投資者的打擊。也正因如此,就投資者對“國家隊”的依賴問題,作為業內人士以及管理層來説,有必要予以更多的理解,畢竟目前股市處於“災後重建時期”,投資者對股市的信心也面臨着一個重建的過程。在這個時期,投資者需要“國家隊”這個“守護神”的守護。

  當然,對於投資者信心的重建也存在一個時間的長短問題。這其中的關鍵,主要取決於“國家隊”的表現以及政策面的變化。比如,就“國家隊”的表現來説,一是救市的態度要積極,“國家隊”必須是在積極救市。如“7.27”暴跌實際上也與“國家隊”當天沒有出手有關。二是要“安民告示”,表明“國家隊”短期內不會撤出的立場。放眼國際股市,其他國家與地區救市時,救市資金的退出時間通常都在4年左右甚至更長,在這個問題上,“國家隊”有必要向其他國家的“國家隊”看齊。這種“安民告示”,不僅可以消除投資者的擔心,也可以排除各種有關“國家隊”退出傳聞對市場的干擾。

  又如繼續出台相應的救市政策來活躍市場,提振人氣。一方面可以降低印花税以及取消紅利税,通過降低交易成本,增加投資回報,來增加股票市場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可以通過實施T+0交易來活躍市場,增加市場人氣。可以相信,通過實施一些積極的救市政策,是可以增加投資者對股市信心的,而且這些積極救市政策的出台,對於減輕“國家隊”的救市壓力也有積極的作用。

  (作者皮海洲系大公財經特約評論員,所寫文章以政策、時事熱點評述、股票炒作心得為主,以反映中小投資者呼聲為己任,著有《輕輕鬆鬆炒股票》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