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期

  在經過長達半月的激烈討價還價後,希臘終於在最後的緊要關頭通過了獲取歐元區援助資金所需的改革及緊縮提案。顯然,這是無奈之舉,希臘議會為是否通過議案爭論了四個小時。但他們沒有選擇,因為要得到援助,就必須放棄一些東西,比如需要執行財政緊縮,財政大權早已旁落。

  無論齊普拉斯領導的激進左翼政黨如何表達他們對歐洲的不滿,也不論希臘羣眾如何走上街頭抗議緊縮政策以及他們的養老金遭到削減,都無法改變希臘今時今日那種“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窘境。正如希臘現任財長Euclid Tsakalotos在議會辯論中所稱的那樣:“接受這樣一份國際救助協議是我餘生都要揹負的負擔。我不知道我們做了正確的事。但是,我知道我們做了一些沒有選擇的事情。”

  在外人看來,希臘幸運的留在歐元區。但可能只有希臘人知道,這種勉強留在歐元區所付出的代價何其高昂。希臘在經濟連續滑坡後,已經沒有一項重要的宏觀經濟數據能夠讓人覺得振奮,失業率居高不下、GDP恢復增長遙遙無期,債務卻絲毫未減。所以,持續了將近6年的希臘債務危機只是剛剛度過了眼前的危難,但危機還遠未結束,甚至可以説更大的危機可能在後面。

  市場也對希臘問題投了反對票,在歐洲達成統一協議以救助希臘後。歐元兑美元不升反降,這或許也從側面説明,市場並不看好繼續留在歐元區的希臘經濟。

  另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新發表的關於希臘債務問題的報告中指出,希臘已經不具備可持續債務償還能力。IMF還表示,希臘必須獲得大量的債務減免並延長利息支付時間才能重新獲得經濟發展能力。

  IMF指出,希臘債務可持續性在急劇惡化。希臘債務已達峯值,接近未來兩年經濟產出的200%,高於此前預測的177%。即使到2022年,債務仍將佔該國GDP的170%,高於兩週前預測的142%。總融資需求將上升至超過15%GDP的安全範圍,並將在長期內持續上升。

  IMF認為,歐盟將不得不對希臘的歐洲債務,包括新增貸款,給予30年的寬限期,否則將向希臘預算做出明確的年度財政撥付,或接受雅典債務提前支付的“深度減記”。IMF甚至表示,只有希臘得到了債務減免,它才會參與救助希臘的下一步計劃,這種説法似乎略帶威脅。

  可以説,危機還在醖釀中。而此輪希臘債務談判至少已經導致以下幾個重要的負面影響:

  首先,希臘執政黨左翼聯盟已經出現分裂。左翼聯盟領導人齊普拉斯最終胳膊抗不過大腿,被迫同意債權人的嚴苛條款,最終在黨內引發了激烈的反對之聲。顯然,這對於希臘的政治穩定性可能又是一次打擊。希臘自債務危機後屢屢改換執政黨和領導人,這對於維持希臘經濟的穩定性有害無益。

  其次,歐洲南北國家現重要分歧。此前,以德國和荷蘭為代表的歐洲北方國家對希臘留在歐元區持有保留態度,甚至可以説他們允許希臘退出歐元區;但以法國和意大利為代表的歐洲南部國家則堅決支持希臘留在歐元區,以維護歐元區的統一。這種意見分歧一度造成僵持不下的局面,直到最後關頭,雙方才勉強達成統一來暫渡難關。

  最後,“三駕馬車”現利益分歧。在IMF提出應大幅減免希臘債務後,以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和IMF作為主要援助人的“三駕馬車”就註定要出現分歧。最新的情況是,歐洲央行選擇站在IMF這邊,同意債務減記,但遭到德國等嚴厲反對,預計歐盟委員暫時不會同意該方案。

  如果以上三種分歧有任何一個無法達成一致,都會對希臘債務的後續解決造成重大影響。

  【大公網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