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期

  7月8日,滴滴快的公司宣佈又完成了20億美元的融資,新的投資方包括資本國際私募基金(CapitalInternationalPrivateEquityFund)、平安創新投資基金等多家全球知名投資者,而阿里巴巴、騰訊、淡馬錫、高都資本(CoatueManagement)等現有股東也都追加了投資。

  此輪融資完成後,滴滴快的將擁有超過35億美元的現金儲備。而在此之前,滴滴打車已進行了四輪融資共計8.81億美元;快的打車也進行了天使輪和後續四輪的融資,共計7.8億美元;滴滴快的合併後,也曾於今年5月進行過一次融資,微博投資1.42億美元。

  不差錢,加上此輪的20億美元,滴滴快的總計融資37.4億美元。隨着滴滴快的最新融資完成,媒體也紛紛解讀超過35億美元的儲備將會如何部署。

  滴滴快的總裁柳青給出了充滿官方口吻的答案,她對媒體説:“這個資本投入不是説在補貼上的投入,而是在技術上的投入,產品上的投入,大數據的投入,以及市場方面的投入。”

  無獨有偶,滴滴快的最大的競爭對手Uber也傳出將進行10億美元融資。近期,Uber的創始人兼CEO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還專程來到中國,並且接受了財新專訪,他表示自己過去的半年間至少有50天呆在中國,還宣稱將成立一家真正的中國公司。可見中國市場在卡蘭尼克眼中的重要性,畢竟,Uber在全球服務出行數最多的十個城市裏,中國就佔了四個。

  中國的市場容量和潛力不容小覷,Uber當然非常重視中國市場。但是,本土公司滴滴快的怎麼會輕易將蛋糕拱手相讓?然而Uber恐怕並不是輕易能夠擊退的對手。

  年初,“打則驚天動地,合則恩愛到底”的滴滴快的合併,首要原因是減少兩家公司的內耗和惡性競爭,但為了防止Uber在中國擴張是更為重要的一個因素,滴滴打車的投資方DST創始人Yuri就曾告誡滴滴打車CEO程維:“必須和快的合併才能生存,否則會被Uber殺死。”

  滴滴快的合併之後,在中國佔據了近80%的專車市場份額,但是Uber在中國也越來越“接地氣”——用中國式的營銷方式補貼司機乘客,在滴滴快的背後緊追不捨。

  此外,出租車公司的抗議、各地交通監管部門對於專車、快車時鬆時緊的監管力度,也令滴滴快的的發展非常被動,儘快找到專車、快車的替代品,避開私家車參與運營這個雷區就顯得格外迫切,順風車的推出、出租車合乘業務的內測便應運而生。

  但是一方面要加速新業務的推廣,一方面還要防止Uber趁機搶佔市場,否則新陣地還未攻下,舊地盤還有丟掉的可能。儘管Uber目前在中國的市場佔有率僅約為10%,但誰也不會輕視這個對手。

  所以,隨着Uber越發重視中國市場,並且加碼融資的時候,滴滴快的必須更快的行動才能在競爭中佔據主動,為了更從容的進行業務的佈局和更新,必須甩掉Uber。

  由此看來,柳青手裏沉甸甸的35億美金首要任務恐怕要加碼佔領市場和用户,將Uber甩開甚至擠出中國。

  最新數據顯示,滴滴快的此輪融資後估值將達到150億美元,Uber的估值已達到500億美元。(文/簡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