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行業中國人特捨得花錢 銷售額創世界第一

  這個行業中國人特捨得花錢 銷售額創世界第一

  近日, 2017 年的《中國遊戲產業報告(摘要版)》發佈,

  報告裏的數字讓人吃驚,最明顯的特徵就是——用户更捨得花錢了。

  去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了2036.1億元(摺合美元309億)。它足以讓中國在全球遊戲市場吸金榜單上繼續保持第一,比第二名美國多5億美元。

  但在這背後,卻是“全民遊戲時代,孩子沉迷引擔憂”的爭議,那麼,遊戲產業是洪水猛獸嗎?遊戲公司該做些什麼?如何告別野蠻生長,以及“跪着發展”?

  遊戲產業年收入破2000億大關 海外收入十年暴增118倍達82.8億美元

  我國遊戲產業繼續保持高速增長,2017年全年收入已突破2000億元大關。近期,中國音數協遊戲工委(GPC)、伽馬數據(CNG)、國際數據公司(IDC)聯合發佈了《2017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2017年我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2036.1億元,同比增長23.0%,遊戲產業自2014年出現的收入增長率下滑的情況以緩解。

  報告顯示,移動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1161.2億元,份額繼續增加,佔57.0%;客户端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648.6億元,份額減少,佔31.9%;網頁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156.0億元,份額大幅減少,佔7.6%;家庭遊戲機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13.7億元,份額有所增加,佔0.7%。

  移動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在達到1161.2億元同時,去年還同比增長41.7%,依舊保持着較高的增長速度。和去年的情況類似,去年移動遊戲市場收入保持了超300億的增長幅度,從一定程度上説明目前移動遊戲仍然處於高速發展階段。

  另外,去年電子競技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730.5億元,同比增長44.8%:其中,客户端電子競技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384.0億元,同比增長15.2%;移動電子競技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346.5億元,同比增長102.2%。業內普遍認為,電子競技正在日益成熟,未來仍有望保持高速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我國自主研發網絡遊戲海外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82.8億美元,約合541.2億元,相比2008年的0.7億美元,遊戲海外收入10年暴增了118倍。

  業內普遍認為,10年暴增118倍的數字着實令人震驚,似乎國美還沒有哪一種文化產品的海外銷售能像遊戲這樣有如此驚人的增幅。即便被國人寄予厚望、近年在國內表現同樣異常出色的電影產業,2007年的海外收入為20.2億元,2016年也僅僅只有38.3億元,10年增幅也不到2倍。

  可以説遊戲產品海外銷售,已經遠遠超過其它文化產品,成為我國文化產業“走出去”的生力軍。

  遊戲市場的火爆同樣促進了整個產業的發展。報告顯示,截至去年年末,我國上市遊戲企業數量達185家,其中A股上市遊戲企業151家,佔81.6%;港股上市遊戲企業26家,佔14.1%;美股上市遊戲企業8家,佔4.3%。

  市場分析認為,目前我國有多家遊戲企業正在籌備上市,良好的市場環境和快速增長的市場,將會促使更多國內遊戲企業走上資本市場,這將幫助整個遊戲產業繼續保持健康快速增長。

  孩子沉迷遊戲怎麼辦?遊戲產業是“洪水猛獸”嗎?

  在遊戲產業迅猛發展的背後,一個問題值得深思。

  網絡遊戲對青少年的傷害,受到社會各界普遍關注。1月22日的馬云鄉村教師“重返課堂”上,一位鄉村教師説,他發現他的學生沉迷網絡遊戲,向馬云討教。他説:“至於遊戲,我很難受, 確實今天的中國,從來沒有一個國家,遊戲變成這個樣子,幾乎所有的小學、初中生都在玩遊戲……我只能講,作為一個父母,我是不高興的。”

  聶衞平:對孩子玩遊戲竟無計可施

  面對孩子玩遊戲,聶衞平表示,他也很擔心,他女兒很喜歡玩網絡遊戲。並且當着他的面玩遊戲,雖然他不喜歡女兒玩遊戲,但是他也沒辦法!

  主持人 陳偉鴻

  對於孩子玩遊戲有什麼好的辦法解決嗎?

  中國國棋協會副主席 聶衞平

  這個既然大家都那麼喜歡,它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喜歡的人可能還不止孩子,我看很多成年人也喜歡,關鍵是讓他能處理好這種關係吧,就是別沉迷於那個。

  對於這個問題,完美世界CEO 蕭泓也分享,他的孩子也玩遊戲,但是他能玩多久,他玩什麼樣的遊戲,是家長可以親自控制的。

  完美世界CEO 蕭泓

  我們不能指望小孩子跟我們一樣是有自制力的,但是你可以用他生活裏面喜歡的東西來幫助他,鋼琴彈好了,可以玩半個小時,作業做完了可以玩半個小時,一天不能超過一個小時,應該把自己注意力放在最重要的地方。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認為家長的參與是特別重要的。

  網絡遊戲對於青少年的影響,引起了國家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2017年12月底,中宣傳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等八部委聯合印發《關於嚴格規範網絡遊戲市場管理的意見》 部署對網絡遊戲違法違規行為和不良內容進行集中整治。

  面對沉溺遊戲的孩子,遊戲公司該做些什麼?

  這個問題,現場進行了熱烈的探討!

  主持人 陳偉鴻

  是不是所有的遊戲都是有害?遊戲該不該進行分級?

  盛大遊戲董事長 王佶

  遊戲這個行業肯定是需要所有人都參與做這件事情,最早其實是盛大跟新聞出版總署推出了版號管理制度。

  以前是所有遊戲都能登上去,引入了政府審批這個機制在這裏,後來文化部加入了事後監管,然後再過了兩年,我們又推了身份證,對於未成年人保護,不讓他登錄,包括防成迷。如果説我們全行業,包括政府監管一起落實這個分級,落到實處的話,我覺得是能夠解決家長擔心的這個問題的。

  唐季禮:要把社會責任感的理念放到遊戲裏!

  主持人 陳偉鴻

  電影發展過程當中,也有人對電影當中出現的暴力或者是色情有各種各樣的詬病,對於電影行業來説就怎麼樣讓大家只是愛它,而不恨它呢?

  編劇 導演 動作指導 影視製作人

  唐季禮

  其實根源還是在於內容,原來的遊戲的內容比較蒼白,都是闖關打互動,為什麼我們不可以把它注入更多的內涵呢?我們能不能把有限的內容,把它更有文化,更有內涵,更益智,每一個闖關的時候,給那些小孩學到一種東西?

  這樣在闖關的同時又可以學到一個學問,這樣小孩兒消耗時間在遊戲裏面時是可以學到東西的。這個就需要我們遊戲的大佬,給創作團隊任務,就像我們拍功夫瑜珈也是,我有打啊,獅子啊,還有土狼。可是,小孩兒能看的,這一個就是做遊戲的創作人應該要考慮的一種社會責任感,把這個理念放到遊戲裏面,可能作為家長我就放心了。

  家長不要把網絡遊戲視為“洪水猛獸”!

  主持人 陳偉鴻

  要不要把網絡遊戲視為“洪水猛獸”?

  順為資本投資合夥人 易到創始人

  周航

  有一個問題一直很困惑,小時候踢足球吧,家長説這是玩,也不對,看小説也不對,後來變成打遊戲,也不對,為什麼要把玩這個事情和整個生活要對立起來,這是家長的庸人自擾,家長這種擔心其實不必要。

  我們想想過去十年網絡遊戲大發展,6億用户,每天在玩,平均一年兩千個小時,我們難道因為所有人玩這兩千個小時,我們國民素質下降了嗎?我們身體素質下降了嗎?沒有。為什麼我們要把這個網絡遊戲視為“洪水猛獸”?我覺得這是我們自己的認知出了問題,我們最根本的問題是,不要把遊戲和我們生活對立起來,很多問題自然就沒有。

  中國網絡遊戲產業是文化產業的最強主力軍!

  主持人 陳偉鴻

  中國網絡遊戲產業是文化產業的最強主力軍嗎?

  中國科學院大學經營學院教授

  呂本富

  中國的網絡遊戲產業的出口額,去年是超過了480億人民幣,這是其他的任何中國文化裏面從未達到過的高度,是絕對的遙遙領先,從事實表明,中國網絡遊戲已經絕對的走在了前列,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説,中國網絡遊戲產業理所應當非常自豪地拍着胸脯説,我是整個中國文化產業乃至創意產業的最強的主力軍。

  遊戲行業是“跪着發展”的行業?

  主持人 陳偉鴻

  遊戲是一個可以值得追求的職業?

  游族網絡總裁 陳禮標

  一個新的事物出來的時候一定會經歷一個很長的爬坡期。

  200年前火車剛剛出來的時候,大家覺得那是一個怪獸,遊戲行業也需要經歷這樣一個時間,兩年前我提供一個觀點,叫遊戲這個產業是在跪着發展,為什麼?他受到很多歧視,受到很多不公正對待等等。其實遊戲行業就是跪着發展的狀態。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