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18家公司上會僅3家過會 創發審委一週最低通過率

  上週IPO通過率16.7%,18家公司上會,僅有3家過會,創出發審委一週通過最低紀錄。這一超低通過率不僅震驚了投行,同樣震驚了A股市場。業內認為,三年盈利不過1億就別琢磨上市了。

  2018年1月尚未結束,已經有23家企業IPO被否決。上週IPO通過率持續在低位徘徊,1月23日晚上,上會企業幾乎被團滅,創下了“7否6”的新紀錄。1月24日,上會企業通過率僅為“5過1”。1月26日,6家企業上會,通過率又是1家。

  案例

  康寧醫院董祕借酒澆愁

  1月24日,港股康寧醫院暴跌11%。除了港股投資者,最“受傷”的還有康寧醫院的董祕王健。1月24日凌晨,王健發朋友圈真情回應被否一事:“酒精對我中樞神經的麻醉效果在退散……今天,哦不昨天,我們沒有過會,我很意外,一切都準備好了,會場上我是那麼自信,5道題回答得堪稱完美,還沒宣布結果前,我們甚至已經開始提前慶祝了,但是被叫進去聽到沒通過的時候,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到現在還以為是做夢。”

  事情追溯到1月23日晚上:上會企業創下了“7否6”的新紀錄。其中,又以“精神病專科醫院第一股”康寧醫院關注度最高。A股IPO被否後,康寧醫院發佈公告稱,將利用內部資源或其他途徑為擬由A股IPO所得款項融資的項目進行籌資,而這不會對公司的財務狀況或營運帶來任何重大不利影響。

  王健感慨一番後表示:“昨天,我們被否了,我們不找理由,今天,我要清醒,不忘初心,我相信挫折是要讓我不要驕傲,要謙卑,我們做的還不夠完美,還要更加努力。”

  發審委會議對康寧醫院提出詢問的主要問題包含五項,第一項是,康寧醫院通過管理輸出方式向多家精神專科醫院、以精神康復為主的綜合性醫院和精神科科室提供管理服務。請説明所管理醫院未列入合併範圍的原因,向其提供資金、收取管理服務費用是否屬於分紅的行為,是否符合會計準則的要求等5項具體內容。其餘四項包括是否涉及科室承包、租賃,是否符合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將對燕郊輔仁醫院等三家醫院提供管理服務的合約權利確認為無形資產的依據,是否符合會計準則的規定,形成的無形資產有無減值的風險。提供借款、代墊籌建款、墊付營運資金與管理輸出之間的關係,是否為合同義務。舉辦民辦非企業單位的原因,與發行人業務協同和業務競爭情況,是否存在同業競爭情形,是否需要承擔額外義務、連帶責任。

  熱點

  安佑生物淨利近3億仍未過會

  公開數據統計,上週安排上會18家,1家取消審核,1家暫緩表決,3家通過,13家被否。否掉13家,大大超出平均水平,跌到最低水平,通過率不足2成。

  市場認為,這不是本屆發審委第一次發威。之前2018年1月10日曾有過“5過1”,2017年10月31日“6過2”、11月7日“6過1”、11月29日“3過0”。

  自新一屆發審委2017年10月上任以來,IPO審核嚴把入口關已成為常態。將時間拉長來看,自2015年IPO重啟後,A股新股發行的審核通過率先升後降。2015年11月至2018年1月24日,發審委審核新股共計819家,審核通過677家,市場整體通過率為82.54%。其中2015年年底通過率為92.31%,2016年通過率為97.14%,2017年通過率為79.33%,2018年至今合計審核39家,14家獲通過,整體通過率僅為35.9%。

  超低的過會率,讓市場甚至驚呼:IPO會不會變相暫停。市場的擔心是空穴來風,因為安佑生物淨利近3億,仍未過會。

  時間再倒退到1月23日。當日結果出爐較晚,更有段子手調侃“如何判斷一個保代的項目通過了還是沒通過?如果保代在朋友圈裏求最近好看的電視劇是啥,那就是沒通過。如果保代在朋友圈裏問營業時間最晚的飯店是哪個,那就是通過了。”

  從被否公司來看,不乏全年淨利潤高達2.8億元的企業。預披露文件顯示,安佑生物2014年至2016年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為1.94億元、1.51億元、2.85億元。不過,安佑生物的股東出資瑕疵以及業務資質和環保等問題引起了監管關注。

  公告顯示,發審委首先關注了安佑生物的環保問題。報告期內,安佑生物子公司因環保違規被處以8項行政處罰,因安全生產問題被處以3項行政處罰,並有規劃、消防、税務、農業、畜牧等部門多項處罰,且在報告期後期仍持續發生。另外公司的部分養豬場尚未辦理完畢動物防疫條件合格證,部分養豬場的動物防疫條件合格證在出租方名下,部分養豬場已取得環評批覆但未取得環評驗收,部分養豬場未取得環評批覆和環評驗收,部分養豬場待辦理排污許可證。

  此外,安佑生物2012年至今收購了47家公司,但報告期內行政管理人員人數逐年減少。發審委要求公司説明頻繁受到處罰的原因,以及相關養豬場未來持續經營是否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相關處罰、證照瑕疵是否構成重大違法違規。同時子公司數量逐年增加但行政管理人員逐年減少的原因也被髮審委提及。同時,發審委詢問安佑生物養殖業務毛利率波動較大、與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存在差異的原因及其合理性,是否存在影響公司持續盈利能力的情形。

  關注

  IPO審核緣何這麼嚴?

  資深保代分析稱,目前如此低的過會率是三重因素疊加的結果:IPO項目本身的質地也有所下降;發審會現在更關注項目的合規性,諸如連續三年都必須合規。在持續盈利能力方面,投行內部選項目也形成一個不成文規定,三年盈利不超1個億的企業不接。

  從近期發審委詢問的問題來看,持續盈利能力、財務規範、合規風險、資訊披露等方面的內容,都是審核關注點。其中,持續盈利能力包括產業週期變動、收入、利潤、產品、市場、替代性、優惠政策,以及客户或關聯方的依賴等方面的內容。

  而財務規範則主要包括財務基礎、税務規範、資金管理、制度健全、壞賬、週轉率等。

  合規風險包括企業的歷史沿革、股東、實際控制人,股權出資狀況,代持、資金佔用等;資訊披露包括關聯方、重要財務資訊、內部控制、董監高資訊、事故、處罰等。

  市場分析認為。IPO審核越發嚴格,主要是因為一些公司成功上市後“劣跡斑斑”。比如不少公司曾出現一上市業績就變臉的情況。以博邁科為例。2016年11月22日在A股上市,其主營業務是為海洋油氣開發、礦業開採、天然氣液化等行業的客户提供專用模塊集成設計與建造服務。2014年起,國際原油價格一瀉千里,在此期間備戰IPO的博邁科業績異常出色。然而,上市後的第一個季度(2016年第四季度),博邁科的營收和淨利潤就雙雙下滑,幅度分別高達64.64%和56.14%。

  除了業績變臉,還有一些公司出現上市造假的情況。此前因財務數據造假而成為退市第一股的欣泰電氣。據了解,為了實現發行上市的目的,解決欣泰電氣應收賬款餘額過大問題,欣泰電氣對相關財務數據進行更改。

  繼IPO超低過會率引發投行圈震動後,證監會於1月26日公佈證券行業“自查自糾、規整規範”專項活動的檢查結果,對近兩年發展迅速的上市公司併購財務顧問、公司債券承銷、新三板推薦和資產證券化等多項投行類業務進行集中規範。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高莉在例行發佈會上表示,自查階段,共有165家證券公司和基金公司子公司對自身投行類業務內控情況和2015年至2016年項目執業情況進行了全面、系統風險排查。檢查階段,證監會組織部分派出機構對13家證券公司和4家基金公司子公司的投行類業務開展了現場檢查,從內部控制和執業質量兩方面對公司自查情況進行了檢驗。

  監管

  多次釋放趨嚴信號

  有專家指出,新股的上市標準並沒有變,發審委的審核也沒有過於嚴苛。只是現在,由於強調對發審委員“終身追責”,並在發審委上方增設了監察委,從而嚴厲震懾和遏制了新股發行審核中的不良行為。

  市場認為,只要高質量發行新股,那麼,新股發行的節奏自然會放慢下來。從現在的超低過會率可以推測:目前仍在排隊的近500家申請上市企業,合格企業將被大幅削減。只要監管層堅持從嚴審核不動搖,那麼劣質企業就不敢貿然排隊申請上市。

  投行人士指出,近期審核通過率低的部分原因是集中清理堰塞湖的結果。一些在會時間長,拖着慢慢解決問題的項目和以中止審核名義待着的項目被拖出來斃了,相當於清理滯銷品,否掉它們很正常。顯示了證監會打擊帶病申報的決心。

  監管層也多次釋放出IPO審核趨嚴的信號。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曾表示,要堅決落實依法全面從嚴的監管理念,嚴格專業履職、依法審核,防止問題企業帶病申報、矇混過關。而中紀委駐證監會紀檢組組長王會民也表示,發審委委員對於不合規的企業,要勇於投否決票。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表示,市場嚴格審批,能夠有效防止一些績差公司和問題公司上市,增加審核淘汰率,提高審核通過率,讓符合條件的新股上市,認真貫徹落實資本市場支持實體經濟的方針,也能更好地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

  投行

  過低通過率改變行業發展

  IPO過會率降至冰點,券商紛紛表態,中信證券稱“IPO七否六”拉開投行業務集中序幕。站在發行企業角度思考,沒什麼比找一家業務能力強的投行更為重要。開源證券稱,IPO承銷是券商業務的重要收入來源,因此券商承銷收入受影響不可避免。另外IPO低過會也能有效減緩市場擴容壓力,對市場影響積極;中郵證券稱,近幾日IPO通過節奏的驟降,為次新股、小盤股的強勢奠定市場基礎,部分績優股或藉助優秀年報成績單走出向上行情。

  不可否認,持續走低的過會率已經改變了投行生態。一批經歷過發行部嚴苛磨練的投行人選擇了離開這個行業,或轉身投向再融資和併購。有投行人士表示,近期審核通過率低,部分原因是集中清理堰塞湖的結果,同時,投行執業水平下降,投行人才流失和人員浮躁是重要原因。投行不僅僅是做盡調,寫材料,更是資源配置、價值發現,是金融業的明珠。但如果連材料都寫不好,盡調都不知道怎麼做,談其他也是空中樓閣。

  文/本報記者 劉慎良 供圖/視覺中國

  財經觀察

  用嚴審“勸退”不合格的準上市企業

  上週,金融市場最受關注的莫過於IPO過會企業迎來“史上最嚴發審周”。

  在這週三次發審會上,IPO通過率持續走低。週二,7家過會企業通過1家;週三,5家過會企業通過1家;週五,6家過會企業通過1家。

  事實上,自去年10月新一屆發審委上任以來,上市公司的審核工作一直呈現從嚴趨勢。

  市場數據顯示,新一屆發審委上任以來共審核了134家公司的IPO申請,68家獲得通過,63家被否,10家被暫緩表決或取消審核,通過率僅為50%左右。

  進入2018年,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一比例下降為33.3%,意味着1月份過會的企業有三分之二折戟沉沙。就在市場認為過會率已經跌至谷底的時候,“史上最嚴發審周”來襲,18家上會企業僅3家通過,本週通過率降至約16.7%。

  儘管本週極低的通過率與相關過會公司質量、中介機構保薦質量等因素密切相關,但是背後透露出來的信號卻是極其明顯的:上市公司作為資本市場的源頭活水,容不得半點沙子,嚴把上市公司質量關已成為監管重點,IPO通過率降低或成常態。

  長久以來,上市公司質量不高和IPO堰塞湖一直是困擾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難題。從嚴審核上市公司,是解決這些難題的關鍵一招。

  只有提高上市公司質量,資本市場優化資源配置的功能才能有效發揮,更好地服務於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為實體經濟注入“正能量”。與此同時,也才能更好地讓投資者分享經濟發展帶來的紅利和成果。

  在越來越嚴格的審核趨勢下,一些質量不過關的排隊企業不僅“心裏打鼓”,甚至開始在行動上打起“退堂鼓”。

  這意味着,除了提高發審工作效率來疏解IPO堰塞湖以外,嚴格審核正在用另一種方式“勸退”不合格的準上市企業。“兩條腿走路”將優化上市排隊企業的結構,有效化解堰塞湖,讓更多高質量、創新型企業儘快上市,從而更好地助推中國經濟發展。

  文/新華

責任編輯:李耀威 DF002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