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個團伙非法買賣外匯4100億 銀行默許“綠色通道”

  8個相對獨立的團伙,涉案金額4100余億元,交易記錄多達130多萬條……

  近日,全國最大非法買賣外匯系列案在浙江省金華蘭溪人民法院開庭審理。1月15日,在庭審上,犯罪嫌疑人施某的父親表示:"在義烏,私下買賣外匯非常普遍,並不是(我)兒子一人。"  

  資料顯示,金華義烏從"雞毛換糖"的路邊集市,一步步發展到浙江省內的商品集散中心、全國小商品基地,近十年來更是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採購中心。同時,義烏是全國外商入駐最多的縣級市,目前常駐外商已達1.3萬。早在2009年12月,義烏的境外企業常駐代表處已達2553家,外商常駐機構數量在全國排第一。

  上述犯罪嫌疑人施某的父母經營着一家餐廳併兼售國際IP電話卡,因此,施某與外商接觸較多,隨後便了解到外商有大量的資金匯兑需求。從2012年1月開始,施某本着"幫外商做,賺點手續費"的想法,其投入900萬元本金開始做起了非法買賣外匯的生意。

  此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該系列案件中,趙某團伙、施某團伙等多次提到,以為這是銀行允許的業務,不管是國內購匯還是境外購匯都不違法。事實上,他們在"銀行公開交易"過程中,從未被相關行政監管人員或者銀行工作人員阻止過,銀行方面甚至還提供了相應的"幫助"。

  交易流水達130多萬條

  據瞭解,該系列案得以揭開,源於一家"義烏宇富物流公司"。這是一家註冊在香港的離岸"空殼"公司。2014年9月,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收到中國人民銀行反洗錢部門提供的一條重要線索:義烏宇富物流有限公司等賬户存在大額資金跨境轉移的可疑情況。

  2014年9月16日,該線索被移交到浙江省金華市公安局進行辦理,代號"9·16"專案。經查,上述公司由趙某團伙控制。隨後,順着趙某團伙的線索,施某等其他團伙相繼浮出水面。最終,警方一共查獲抓捕8個團伙,其涉案資金總額達4100余億元。而2014年義烏進出口總額才1486億元,其中出口1456.4億元,進口29.6億元。

  "光交易流水就多達130多萬條,彙總成電子表格文件有100多兆。如果用A4紙打印的話能打出3.5萬張,疊起來有3米多高。" "9·16"專案主要成員、金華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副隊長張輝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1月13日,作為該系列案中最重要的一環,趙某團伙9人走上被告席。檢察機關指控稱,2011年以來,趙某團伙利用其掌控的義烏市迪而進出口有限公司等64家公司從事非法外匯買賣。經金華安泰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司法審計,按交易當日美元兑其他幣種中間匯率摺合,2013年5月至2014年8月期間,趙某團伙累計非法購買外匯48.3274億美元,非法售出外匯48.1422億美元。

  據此前媒體報道,自2013年1月以來,趙某團伙利用NRA賬户跨境轉移人民幣超過千億元,交易對手14000餘個,遍佈北京、廣東、寧夏、安徽、江西等地。其中,與該團伙交易金額在10億以上的有21人、1億以上的610人、5000萬以上的達到1128人。

  上述施某團伙便是趙某團伙的交易對手之一。據悉,趙某團伙在將外匯轉賣給施某等團伙過程中,一般會根據匯率加價20~200個基點。

  1月15日的庭審上,對於獲利情況,施某稱:"並不是每一筆都賺錢"。一般小金額加價20~50個基點,大金額加價10個基點左右。此外,"客户資金不夠的時候,也會自己先墊本金"。公訴資料顯示,經金華安泰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審計鑑定,2012年1月至2014年11月期間,施某團伙向已查實的交易對手非法買入外匯13.8016億美元,非法賣出外匯3.6956億美元。

  據公安部經偵局反洗錢處副處長束劍平介紹,目前地下錢莊轉移資金手法主要是"對敲"平賬的方式,比如客户需將資金匯至境外時,則將人民幣匯入地下錢莊指定的境內賬户,在境外收取地下錢莊按約定兑付的等值外幣;如需將資金匯入境內,反向操作即可,"表面上看,境內的人民幣留在境內,境外的外幣也沒有進來,但實際上交易已經完成了。"

  利用NRA賬户漏洞分工合作

  與以往地下錢莊"對敲"平賬的操作手法不同,該系列案還利用了NRA賬户在監管方面的漏洞,可直接將大額資金打到境外。據瞭解,該系列案是全國迄今為止涉案人數最多、涉及區域最廣、涉案金額最大的匯兑型地下錢莊案件,也是全國首例通過NRA賬户實施資金非法跨境轉移的新型地下錢莊案件。

  所謂 NRA(Non-ResidentAccount)賬户,指境內銀行為境外機構開設的境內外匯賬户,同時也可能指境外機構在中國境內銀行業金融機構開立的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户,即RMBNRA賬户。

  公安部經偵局反洗錢處處長李明照此前表示,按照國家外匯管理局相關規定,金融機構應將NRA賬户視為境外賬户進行管理,客户如要將境內賬户資金匯入NRA賬户,需向金融機構提交相關證明材料並經過審核。但實際上,此前部分商業銀行的業務系統並不能有效識別NRA賬户(案發後,該漏洞已被堵上)。

  而海通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姜超曾撰文表示,2010年起,境外機構可在境內銀行開立"人民幣非居民賬户(RMB Non-ResidentAccount)",進行人民幣跨境支付。根據現行規定:1、RMBNRA賬户向境外賬户,以及RMBNRA賬户之間可自由劃轉資金,不需審批。2、在履行相應手續後,賬户內資金可購匯匯出。但未明確審核內容,操作空間較大。

  採訪中,一辦案人員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犯罪團伙在向銀行購買外匯的過程中,“一開始不需要單據”。

  據悉,趙某團伙通過其控制的義烏市迪而進出口有限公司、俊祺貿易有限公司等30多家境外公司在X銀行義烏支行、T銀行金華分行、Z銀行浙江省分行等13家銀行開設NRA賬户;施某團伙則通過其控制的呀哈拉投資有限公司等9家境外公司,分別在J銀行義烏支行等多家銀行開設NRA、OSA賬户18個。

  同時為了方便操作,以施某團伙為例,其還在香港多家銀行開設了4個外匯賬户用於非法經營中的外匯轉賬,並利用親戚朋友的身份資訊辦理出104個人民幣賬户用於非法經營中的人民幣轉賬。

  而在實際非法經營過程中,團伙內部也是分工合作。以趙某團伙為例,檢察機關已查明,9名犯罪嫌疑人的具體分工如下:

  趙某本人為總指揮,掌控整個團伙,負責聯繫客户、資金調度、確定匯率;鄭某媛為團伙總經理,幫助趙某管理公司業務,負責團伙資金管理、團伙成員工資發放等。

  沈某為團伙財務總監,具體負責聯絡客户,根據趙某指令掌控團伙美元售出轉賬,以及與客户核賬催款,和會計部記錄團伙交易流水賬目;陳某為團伙涉外業務主管、出納部主管,具體負責接收客户購買外匯人民幣的入賬核對,以及到境內各家銀行利用NRA賬户購匯。

  曹某為團伙副總經理,負責團伙人事管理和貨運代理。

  鄭某徽為團伙户口服務主管,負責團伙控制下所有公司的年審和銀行開銷户,保管所有公司資料和印章,也曾到寧波等地銀行為團伙購匯。

  楊某為團伙會計主管,負責賬目管理、保管U盾、香港銀行購匯及根據趙某、沈某指令將購匯外幣通過網銀轉賬給客户,並記錄相關流水賬目。

  徐某為團伙單證部門負責人,根據趙某指令為團伙到銀行購匯以及銀行轉賬匯款製作虛構合同、發票等。

  金某為團伙出納部員工,根據陳某指令操作銀行購匯和銀行轉賬匯款等工作,主要負責新疆業務。

  銀行工作人員幫忙介紹客户

  2015年9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採訪過杭州某銀行門口的幾個外匯黃牛。其中一位黃牛表示,做美元的話,第一天錢打到美國賬户,第二天上午就可以到賬,"錢都是從香港給你打過去的,絕對安全",並表示等錢到賬後再收取本金和手續費,"錢不到賬,我們也不會收錢的,錢入賬了,我們才收錢。"

  這些"地下錢莊"往往給人一種"效率高"、"講信用"的形象。彼時,該黃牛收取的手續費為每100萬元人民幣約13萬~15萬元。

  "這段時間,國家不是在查地下錢莊嘛,而且力度非常大,風險比較大",該黃牛説,"其實,擔心還是我們更擔心,社會上騙我們錢的人很多的。"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和上述在銀行門口做生意的外匯黃牛類似,在前述系列案件中,趙某團伙、施某團伙等辦公地點均在銀行場所,大堂甚至VIP室,"銀行默許"的態度也成了這些團伙開展非法買賣外匯活動的共同點。

  檢察機關指控趙某團伙稱,2013年12月至2014年6月,趙某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在T銀行金華分行從事外匯業務過程中,得到該行國際業務部副總經理韋某(另案處理)照顧,多次向韋某行賄,數額累計達52萬元;2014年3月至2014年5月,趙某在向J銀行寧波分行購匯過程中,得到該行工作人員王某(另案處理)的照顧,先後三次向其行賄,數額累計達13.8萬元。

  "銀行能給我80個(基)點的優惠,我能給客户50到60個(基)點的優惠,我從中能賺到大約20個(基)點的優惠。"1月13日庭審時,趙某承認向T銀行的韋某行賄,但稱這是在對方的暗示下不得已為之。同時,趙某否認向J銀行的王某行賄,認為指控中所述錢款是銀行潛規則中的返點,即銀行名義上給其優惠100個基點,但實際只給80個基點,其餘20個基點當作回扣給了銀行經辦人員王某。

  而在1月15日的庭審中,在被問及銀行對其從事非法外匯買賣時的態度時,施某表示,其平時辦公場所就在銀行的國際業務部,"銀行工作人員默許,偶爾還會幫忙介紹客户。"

  對此,施某團伙的另兩人也有類似表述。邱某稱,"我們不需要主動聯繫(客户),(銀行工作人員)一直很支持的,很多客户是他們介紹的。我們都不認識,由他們帶過來才信任我們的"。而施某團伙中負責人民幣轉賬的陳某在回答辦公地點時表示,"銀行一樓貴賓室",並稱"(銀行工作人員)很客氣,有時候還會泡茶什麼的"。

  施某團伙一辯護人律師表示,犯罪嫌疑人在銀行公開交易,三年時間從未被行政監管人員或者銀行工作人員阻止過,他們和銀行工作人員甚至會一起吃飯,説明金融業對這種外匯交易是默許的。同時,該案與義烏的大環境有關,銀行無法滿足外匯交易的需求。

責任編輯:張鵬會 DN035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