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興隴信託被指風險項目利息打折已成常態

  光大興隴信託稱讓投資人實現“保本微利”風險項目“利息打折”已成常態

  ■本報見習記者 王東君

  近日,一篇內容指“光大信託準備8折兑付本金”的公眾號文章,將剛性兑付語境下信託公司針對風險項目的解決路徑再次推到公眾面前。

  投資者針對的是“甘肅信託·黃氏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路橋建築裝飾城二期項目”(以下簡稱“黃氏裝飾城二期”),稱於2013年5月購買的信託產品於今年發生兑付風險,展期半年後融資方無力還款,受託人光大興隴信託提出項目到期“八折兑付本金”或等待訴訟結果兩種方案。投資者認為受託人在信託項目管理中存在未盡職的情況,不接受上述方案。

  光大興隴信託就所謂的“本金八折兑付”方案對《證券日報》記者予以再次説明,“黃氏裝飾城二期項目為原甘肅信託項目,公司內部一直在努力化解風險,解決方案已基本敲定,並將於近期提交受益人大會審議‘按照最新的解決方案,可保證所有投資人本金安全,並實現一定盈利’。”

  據《證券日報》記者觀察,隨着信託風險項目的逐步增多,信託公司對風險項目提出的解決方案中,“利息打折”的現象已慢慢增多。完全打破剛性兑付需要一系列制度相匹配,但是信託約10%的無風險年化收益又並不合理,“利息打折”逐步衍生為信託機構的折中做法。

  延期後仍還款無望

  光大信託新方案推“保本微利”

  引發爭議的信託產品為黃氏裝飾城二期,資料顯示,產品成立於2013年5月6月,信託規模為3.29億元,期限24個月,投資100萬元-300萬元,年化收益為10.5%;300萬元(含)-500萬元,年化收益為11.5%;500萬元(含)以上,年化收益為12.5%。

  產品的推介資料顯示,融資方浙江黃氏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其名下的兩塊位於千島湖的國有土地使用權為貸款提供抵押擔保,總估值8.13億元,抵押物充足。路橋建築裝飾城一期年租金收入為1.5億元左右。

  黃氏裝飾城二期今年年中風險便已出現,原本應於2015年5月6日到期的產品也因此延期半年,截至目前已成立超過30個月。投資者拿到的收益為兩年的信託利息,按投資金額不同分別約為本金的21%-25%。

  根據部分投資人的表述,近日光大信託向部分投資者表示,該信託的解決方案包括兩種,一種是將按8折兑付本金,另一種是等待訴訟完畢法院判決後分配。由於認為受託人在信託項目管理中存在未盡職的情況,不接受上述方案。

  據投資人的表述,該信託計劃於2013年募集資金,用於黃氏路橋建築裝飾城二期的建設,而後路橋建築裝飾城二期長期處於停工狀態,且還款來源裝飾城一期項目租金已被提前預收,受託人的投後管理和資金監管能力存疑。

  不過,光大信託有關人士稱最新方案為讓投資人實現“保本微利”,“黃氏裝飾城二期項目為原甘肅信託項目,公司內部一直在努力化解風險,解決方案已基本敲定,並將於近期提交受益人大會審議‘按照最新的解決方案,可保證所有投資人本金安全,並實現一定盈利’(目前公司還在為爭取受益人權益最大化而努力)”。

  不過,從結果來看,與“八折兑付本金”相比,投資人獲取的收益差別應該並不大。

  “利息打折”成常態

  信託產品投資期限多數在1-3年之間,存在融資方市場環境惡化,流動性不足等風險。為盤活資金,黃氏裝飾城二期融資方此前也曾多次尋找其他融資渠道,並同第三方主體洽談土地轉讓一事,意在化解流動性風險卻並未成功。

  雖然該信託產品固定資產抵押物充足,但一旦申請法院查封抵押土地,經歷的訴訟過程漫長,需要消耗大量時間和資金成本。因此信託公司多采取以自有資金受讓投資者受益權或尋求第三方接盤的方式,擺脱夾在投資者和融資方之間的困境。

  據《證券日報》記者觀察,隨着信託風險項目的逐步增多,信託公司對風險項目提出的解決方案中,“利息打折”的現象已慢慢增多。完全打破剛性兑付需要一系列制度相匹配,“利息打折”逐步衍生為信託機構的折中做法,但卻不一定能輕易獲得投資者的同意。

  “打破剛性兑付是一個痛苦的階段,同時也是未來的趨勢。風險是大多數信託公司無法避免的,10%的收益卻沒有風險也是不合理的。事實上目前一些風險產品還在處理進展中,最後結果很難説,這就已經是一個打破剛性兑付的過程。但出於公司形象和市場平牌的考慮,信託公司也會謹慎處理。”某信託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

  歷史項目成光大包袱

  光大興隴信託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黃氏裝飾城二期成立於2013年,為原甘肅信託項目,領導也一直高度重視,由投後管理部門業務骨幹專門負責項目的積極處理。

  去年光大集團舉牌斥資18.32億元,從甘肅省國有資產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手中受讓了甘肅信託51%的股權,成為甘肅信託的第一大股東,並將甘肅信託更名為光大興隴信託,完成了打造“全牌照”金控集團的重要一步。

  然而,光大集團為信託牌照付出的不僅僅是18.32億元的轉讓掛牌價。自從光大集團正式入駐光大興隴信託以來,已經接連爆出多起甘肅信託成立的信託項目延期兑付事件。除上述黃氏裝飾城二期以外,甘肅信託發行的黃河15號及黃河17號中小企業發展集合(查詢信託產品)也均延期處理。

  “有些風險可能客觀存在,黃氏項目只是原甘肅信託遺留的不良中的一個,不管之前有沒有詳細瞭解到,既然收購了,我們也會把責任都承擔起來。”

  對於深陷信託項目風險的説法,光大興隴信託相關人士並不認同,表示作為光大金控集團的信託板塊,公司也在依託集團聯動優勢,做強傳統融資類業務,做大證券投資業務,探索新業務方向和模式,力求由融資驅動型向投資驅動型逐步轉型。公司也在籌劃成立基金公司,開闢股權投資業務。

  “重組一年來,公司管理、風險把控、市場化理念等方面都在逐步磨合和健全,但不論是從戰略意義上來講,或是從長遠利益上看,都是利大於弊的。”上述人士表示。

責任編輯:李耀威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