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疑業績增長缺乏可持續性 錦州銀行上市之路波折不斷

  資產規模三年翻兩倍。截至2015年6月末,錦州銀行總資產已達3129億元。然而,快速擴張的背後,資本消耗加速。為此,錦州銀行加速了IPO進程,今年4月1日,棄A股而“轉身”H股謀求上市。錦州銀行本應在6月中旬在港交所掛牌,但受制於資產質量隱患,錦州銀行被要求重新提交資訊披露資料。

  據記者觀察,該行高風險行業貸款集中度使得該行信貸業務結構調整迫在眉睫。另外,應收款項業務激增所帶來的風險暴露漸漸浮出水面,包括牽涉漢能債務問題。對此,業內分析人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錦州銀行未來業務發展的可持續性存疑,上市估值情況值得觀望。

  資本金遠期告急

  據公開資訊顯示,2008年7月錦州銀行宣佈進入上市輔導期,2011年9月在A股IPO向證監會遞交申請。今年4月1日,該行放棄了在A股的上市申請,投身H股,擬募資6億至7億美元。

  實際上,近幾年,錦州銀行資產規模快速擴張,除了異地設網點外,2012年至2014年,該行資金業務擴張速度亦屬行業前列,由資金業務帶來的營業收入及税前利潤按複合年增長率達138.6%。截至今年6月末,錦州銀行的資金業務佔營業收入的51.6%,佔該行税前利潤的91.6%。

  從錦州銀行的營業收入分佈結構看,該行資金業務已成為主要業務收入來源。從2012年到2015年6月末,錦州銀行通過應收款項類投資實現利息收入從4.6億元增至45.8億元,且該業務平均年化收益率分別從6.89%升至8.80%。

  看似“繁華”的背後,資本金消耗卻十分迅速。按照銀監會規定,錦州銀行應在2018年12月31日之前,滿足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低於7.5%,一級資本充足率不低於8.5%,資本充足率不低於10.5%的要求。然而,截至2014年底,該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及資本充足率分別為8.64%、8.64%和10.45%,較2013年有較大降幅。錦州銀行提交給港交所的資料進一步顯示,截至今年6月末,該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8.92%、7.03%,分別較年初再降1.53個百分點、1.61個百分點。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1月24日至1月28日,錦州銀行已在銀行間市場公開發行了總規模15億元的二級資本債,用於補充資本金。

  銀行業內分析人士認為,前幾年錦州銀行資產擴張較快,而目前資產質量下行帶來資本金佔用,業務結構調整迫在眉睫。

  高風險行業信貸集中

  受經濟下行的影響,商業銀行對產能過剩行業的信貸風險“風聲鶴唳”,同時,受市場需求疲弱的影響,貸款投放渠道難尋,錦州銀行也不例外,新增貸款逐年縮減。

  2014年業績報告顯示,截至2014年12月末,該行貸款餘額達887.99 億元,較上年末增加105.26億元,增量較2013年減少45.48億元。按照錦州銀行的計劃,今年末該行貸款餘額擬達980億元,全年新增93億元左右。錦州銀行提交給港交所的補充資料顯示,截至今年6月末,錦州銀行貸款餘額有941.18億元,這意味着,上半年該行貸款新增53.19億元。

  不過,從錦州銀行的貸款投放結構來看,風險隱患已經暴露。從2012年至2015年6月末,錦州銀行的公司貸款佔總貸款額的比例從96.1%下降到90.2%,但受經濟下行和過剩產能調控影響的高風險行業集中度高。資料顯示,該行的前十大客户中,批發零售業客户佔6家,房地產客户佔3家。截至2015年6月,錦州銀行投向批發及零售業、製造業、房地產行業的貸款佔比分別為33.5%、24.3%、12.8%,較2014年末佔比份額進一步上升,並且,據披露,這三類行業的不良貸款分別佔錦州銀行不良貸款總額的29.5%、59.3%和3%。

  業內分析人士認為,這些行業均受經濟週期影響較大,而錦州銀行如果不能及時調整信貸結構,未來信貸質量無疑將受到進一步的負面影響。

  另外,2012年至2014年,錦州銀行中小企業貸款複合年增長率22.7%。2014年,中小企業貸款佔貸款及墊款總額72.1%,其中在錦州中小企業貸款的市場份額為60.8%。錦州銀行高層分析認為,該行拓展中小企業客户貸款的政策有可能對該行整體資產質量造成不利影響,這類貸款的不良率可能較大企業貸款不良率高。

  在貸款投放方式上,錦州銀行抵押、質押及保證作為擔保的貸款佔比分別為48.7%、14.7%和30.2%。錦州銀行也坦言,以房地產等作為抵質押物可能將受到經濟結構調整的影響,造成貶值。

  截至今年6月末,錦州銀行不良貸款餘額為8.79億元,比年初上升了1.97億元,不良率為0.99%,較年初上升0.12 個百分點。另外,該行逾期貸款存量有18.78億元,佔貸款比例為2.11%。

  資產質量或繼續下行

  與此同時,錦州銀行的應收款項投資逐年激增,從2013年到2015年6月底,該行應收款項類投資佔該行資產增量從56.4%增至73.1%。截至2015年6月30日,該行的應收款項類投資由2014年末的792.56億元飆升至1247.85億元,佔資產總額達39.88%,且較年初增長57.4%,高於上市銀行平均水平。僅2014年內,該行應收款投資業務的增幅就同比劇增572.96%。

  據瞭解,錦州銀行的應收款項投資包括受益權轉讓計劃投資以及其他國內金融機構提供的理財產品。截至2015年6月末,該行應收款項債務證券受益權轉讓業務其佔該行總投資證券及其他金融資產結餘淨額的69.7%。

  錦州銀行認為,“由於該行透過受益權轉讓計劃的投資向最終借款人提供貸款,故該行面臨有關最終借款人的多項風險,包括信貸風險及客户集中風險,倘任何最終借款人拖欠相關受益權轉讓計劃的利息款項或到期本金,相關風險及潛在虧損將最終嫁予該行,則該行的業務、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或會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在應收款項債務中,備受市場關注的是,錦州銀行牽涉漢能集團資金危機,而此前錦州銀行通過與漢能掛鈎的受益權轉讓、發行非保本理財產品以及保本理財產品三種渠道為漢能集團提供融資,其餘額為94.61億元,附有風險敞口淨額有27.7億元。

  錦州銀行披露,自2015年5月起,相關上市公司一直被香港證監會調查,其股份被暫停買賣,導致本行做抵押品的股份的價值存在不確定風險。2015年8月,錦州銀行訂立兩份資產轉讓協議,向兩家國內金融機構出售該行相關受益權轉讓計劃投資的一部分,未償還結餘總面值為19.7億元。

  “如果漢能長期不償還受益轉讓計劃的墊款,我行不能及時全面或無法執行實現抵押,則我行需要註銷相關資產或者增加相關撥備,這對我行的業績、財務狀況和經營造成重大不利影響。”錦州銀行表示。

  為了控制受益權轉讓計劃風險升級,錦州銀行計劃採取多項預防措施,包括採納統一的授信管理體系,規定融資方或其他第三方須以抵押、質押或擔保方式就受益權轉讓計劃的本金及預期收益提供全面擔保。

  不僅如此,基於多重資產風險的考量,錦州銀行撥備計提資金迅速增加。數據顯示,該行資產減值損失由2014年上半年的1.1億元暴增1276.4%,至2015年上半年已達15.3億元。

  大股東頻變考驗公司治理

  從近幾年錦州銀行的公司治理來看,主要股東頻繁變動,這亦讓市場擔憂其公司內部治理結構的穩定性,從而影響銀行經營思路。

  公開資料顯示,2007年錦州銀行的13家主要大股東中,三家已經退出2008年該行主要大股東行列。2009年12大主要股東中,僅有5家來自2008年的主要大股東行列,另外7家已不在主要股東行列。2010年,主要股東又有8家消失。2011年、2012年主要股東未發生變化。2014年,錦州銀行的主要股東中又有了新面孔,且股權轉讓頻繁。

  錦州銀行董祕王晶曾指出,這並非股權頻繁變動,而是企業發展較快需要增資,且不會對公司治理結構造成影響。

  但一位股份制銀行內部人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坦言,在大股東頻繁變更的情況下,錦州銀行董事會就需要比較強勢,對公司戰略和經營模式的可持續性進行把控,否則,對管理層而言就是一個挑戰。

責任編輯:李耀威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