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亞連鎖反應繼續 現貨交易所整頓再啟

  “文件下發後各部委會單獨行動,會封鎖交易所的一些業務,然後工信部則會去查軟件,各級政府也要配合行動單獨整頓。”一位接近地方金融辦人士表示,“如果觸及到涉嫌違反刑法的,公安機關也會有配合動作。”

  本報記者 李 維

  實習記者 姜詩薔 北京報道

  “泛亞事件”所引發的連鎖反應還在繼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接近地方金融辦和監管層人士處獨家獲悉,監管層日前已下發通知,要求對現貨交易所進行治理,貴金屬交易所則成為專項整治對象。

  與此同時,包括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北京石油交易所在內的部分現貨交易所,已於本週內停止會員單位新開客户或開立新倉的業務。

  事實上,早在2012年期間,國務院就要求各省市部委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而去年清理整頓各類交易所部際聯席會議(下稱聯席會議)也曾對各類場所進行現場檢查。

  在業內人士看來,此次監管層針對現貨交易所的再次治理,或與日前雲南泛亞貴金屬交易所(下稱泛亞交易所)的大面積風險暴露事件不無關聯,而又一場針對現貨交易場所的清理風暴也已一觸即發。

  聯合整頓啟幕

  監管層針對各類現貨交易場所的又一輪整頓大幕或正在鋪開。

  “確實在清理整頓,現在整頓是全國範圍的,聯席會也通知了,現在各地陸陸續續展開行動。” 一位接近交易所整頓辦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證實。“今年還發了個文,抄送各省辦公廳的,貴金屬這塊更是要進行專項整治。”

  據該人士介紹,在前述清理整頓行動中,多部委及地方政府也將以分工協作,獨立處理的形式參與其中。

  “文件下發後各部委會單獨行動,會封鎖交易所的一些業務,然後工信部則會去查軟件,各級政府也要配合行動單獨整頓。”一位接近地方金融辦人士表示,“如果觸及到涉嫌違反刑法的,公安機關也會有配合動作。”

  事實上,部分地區的現貨交易所已進入整頓過程,其中北京石油交易所、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就屬此類。

  “像北油所,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現在都在整頓,但現在也會留出一定的整頓時間。”一位接近監管層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證實,“因為這些交易所設立也有一定的時間,並且蓄了一些體量,不顧實際情況,採取疾風驟雨式的過快清理也是不可取的。”

  該人士同時表示,對該類交易所的整頓,並不意味着一定會對其進行關停取締。“在規範業務之後,一些交易所可能還會予以保留;但如果規範整頓沒效果,那麼則可能會對相關場所進行取締。”

  公開資料顯示,北京石油交易所成立於2007年底,是北京市政府批准設立,且國有資本參與經營的一家石油化工產品綜合交易平台;而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則設立於2009年,同樣為市政府批准下的一家國資控股現貨電子交易平台。

  此外,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到,此次清整針對不同地區,其整頓節奏也不盡相同,其中清理節奏較快的兩個省市分別為北京與浙江。

  “各省動作肯定是不同步的,現在力度較大的有北京,上面已對上述北京兩家交易所下發整改通知,要求他們趕緊整頓。”前述接近監管層人士透露,“另外就是浙江的某些交易所。

  部分交易所調整業務

  一邊是監管層的清理整頓,另一邊則是部分交易所的業務調整。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已針對原有的現貨白銀1KG、現貨白銀15KG、現貨白銀50KG的在內共計8個品種,通知要求10月26日起不再開立新倉,而只允許“原有持倉進行轉讓”。

  無獨有偶,北京石油交易所日前也下發通知稱,自10月28日起,對成品油現貨報價交易業務停止會員單位新開客户業務,其調整原因是“為適應行業發展和監管政策變化的需要”。

  不過,兩家交易所並未具體説明,其業務調整是否與其清理整頓情況有關,對此,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致電上述北京兩家交易所予以求證,但對方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而記者查閲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官網發現,其於10月27日曾發佈一則澄清説明,稱其經營活動一切正常,如有業務調整,將以公告形式公佈;同時其現貨發售業務曾於10月23日上線。

  在10月26日,有坊間消息傳聞,包括前述兩家交易所在內,此次整頓還涉及江蘇大圓銀泰貴金屬交易中心、廣東貴金屬交易中心、大連東北亞貴金屬交易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這一線索向上述傳聞涉及的交易所進行了求證,但對方均表示尚未收到清理整頓通知,其業務還在正常運營。

  “我們沒有收到消息,你要問證監會那邊,現在業務可以正常進行。”廣東貴金屬交易中心人士迴應稱;江蘇大圓銀泰方面則表示,沒有收到任何消息,相關傳聞系謠言。

  此外,大連東北亞貴金屬交易所人士表示,其屬於聯席會議同意保留的交易所,且尚未收到清整通知,業務也在正常運營。

  或向更大範圍延伸

  事實上,針對以貴金屬等商品為標的的各類交易所的監管早已有之。

  2011年至2012年期間,國務院曾下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和《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的實施意見》,對各類交易所的監管框架進行勾勒,而聯席會議制度也由此誕生。

  2014年期間,聯席會議也曾下發通知,要求對各類交易場所進行現場檢查。彼時該輪檢查由各證監局會同當地省級人民政府金融、商務、文化、工商等部門組織實施。

  在業內人士看來,如今又一次對現貨等各類交易所實施整頓清理,或與日前泛亞交易所出現大面積風險暴露所引發的監管警覺有關。

  “這次加強整頓現貨交易,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對泛亞交易所事件的警覺。”一位接近交易所整頓辦人士分析,“如果不在早期規範交易所的業務,後續規模做大,很可能會出現更多的不確定性。”

  據前述接近監管層人士透露,由於此次清理以全國為整頓範圍,因此並不排除清理整頓向其他地區交易所延伸的可能。

  “還有些交易所也有一些涉嫌違規的地方,比如東北地區的一些交易所,管理層也在督促地方政府整改,但他們動作慢一點,還沒開始。”前述接近監管層人士透露。

  在監管層看來,地方各類商品交易所即便合規,其也多應用於實物交割的現實需求,投資者若以投資為目的,則不應參與此類交易活動。

  “地方商品類交易場所,包括貴金屬類交易場所,其性質應當是現貨市場,而商品現貨市場是為商品流通提供服務的,應當實行實物交割。”證監會有關負責人指出,“如果不是相關商品的生產者、經營者或消費者,沒有出售或取得相關商品的真實需求,就不要參與這類市場的交易活動。”

責任編輯:李耀威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