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金系A股籌碼拼圖:進駐906家公司 持股市值7100億

  隨着上市公司三季報步入高峰期,A股市場中的“證金系”持股圖譜漸趨完整。截至10月29日晚9時,根據上市公司最新披露三季報情況,“證金系”在今年第三季度投資進駐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東名單的公司已達到906家,以9月30日收盤價計算,這些持股市值合計逾7100億元。

  具體而言,由匯金公司控股的中國銀行(601988)、建設銀行(601939)、農業銀行(601288),“證金系”於第三季度分別增持了103.45億股、30.09億股和54.82億股,增持股份對應市值(以9月30日收盤價計算)分別為384.84億元、155.86億元和166.11億元;而“證金系”持有的其他903家上市公司對應總市值則達到6488.83億元。

  2015年三季報披露大幕行將落下,相較於往年經營業績、盈利預測等指標,“證金系”持股圖譜已成為投資者對今年三季報的核心關注點。作為護航A股穩定運行的“王牌軍”,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證金公司”)在第三季度究竟購入了哪些個股?動用了多少資金?又實現了怎樣的盈虧?證金公司投資標的的篩選與A股近期產生的“妖股”之間是否也有一定關聯?隨着三季報披露的逐步明朗化,上述問題的答案也日漸清晰。

  記者徐鋭  編輯全澤源

  蹤跡覆蓋近半A股

  據上證報資訊統計,截至10月29日,兩市已有1850家A股上市公司如期發佈2015年三季報,根據對應披露的十大流通股東名單,“證金系”於第三季度投資進駐的上市公司數量達到了876家(剔除了匯金公司始終持股的農業銀行),佔整體披露公司總數的47.35%。以9月30日股價計算(下同),“證金系”持有上述公司對應總市值達到5363.49億元。

  儘管不知曉具體選股邏輯,但從證金公司維護股市穩定、防範系統性風險的職能考慮,並結合其上述持股分佈可以看出,證金公司彼時在市場極端情況下入市買股,並未單純注重個股的估值、業績等因素,而是更傾向於提供個股流動性。統計顯示,“證金系”所投資的876只個股中,市盈率相對較高的創業板和中小板市場分別有212只和243只,佔“證金系”全部持股的52%。而回看6月中旬至7月上旬市場急挫期間,上述兩板塊內公司也是跌勢最為兇猛、流動性缺失最為嚴重的“重災區”。

  以持股市值計算,大盤藍籌個股仍是證金公司的“最愛”。其中,持股市值超過百億元的共有4家公司,分別是中國平安(601318)(307.67億元)、中國人壽(601628)(169.11億元)、中國聯通(600050)(136.03億元)和興業銀行(601166)(125.91億元)。此外,“證金系”所持中國神華(601088)、貴州茅台(600519)、海螺水泥(600585)等30家公司的市值也分別超過了30億元。

  鑑於上述大盤藍籌本身市值體量較大,“證金系”持有市值龐大也並不出乎意料。而若以持股比例高低衡量則是另一番景象。據統計,“證金系”通過二級市場購股,至三季度末持股比例超過10%的公司多達47家,其中對經緯電材(300120)持股比例最高。明細來看,截至9月末,中央匯金公司持有經緯電材4.99%股權;10家中證金融資產管理計劃另分別持有1.70%股權,故“證金系”整體持股比例21.99%,合計持股規模甚至超過了經緯電材第一大股東董樹林(持股14.88%)。

  不止是經緯電材,若以“證金系”合計持股比例計算,其對江蘇陽光(600220)、良信電器(002706)、特變電工(600089)等公司的持股規模也已超過了相關公司的第一大股東,而對於持股比例極度分散的梅雁吉祥(600868)而言,證金公司雖直接持股比例僅有0.39%,但卻直接坐上了第一大股東位置,甚至由此引發了一些投資者對梅雁吉祥的熱炒。

  除了轉讓給中證資管計劃及匯金公司的股份,作為昔日購股主力的證金公司,其在三季度末也留存了大量個股,且主要以藍籌績優股為主。而一個不易忽視的細節是,證金公司報告期末對平安銀行(000001)、華僑城A(000069)、寶鋼股份(600019)等34只個股的持股比例均精確控制在了2.99%,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數字密碼”,耐人尋味。

  逾八成個股實現浮盈

  與其他投資機構不同,證金公司投資二級市場主要出於維護市場穩定的目的。但作為一個特殊的投資者,外界更加關注代表“國家隊”身份的證金公司在本輪投資中的成績單。

  客觀而言,在證金公司7月上旬入市後,股指隨後又在8月中下旬經歷了一輪猛烈下跌,因此在一個長時間週期內較難預估證金公司所投資每個個股的具體成本。不過,結合相關個股單日成交量及所處價格位置,加之證金公司維穩股價的職能屬性(輕易不會追高),則可粗略判斷,證金公司個股買入行為應主要集中在7月7日至9日區間之內,其對應的投資盈虧亦可由此估算。

  記者統計發現,隨着近期大盤的持續反彈,若以7月7日至9日區間均價作為證金公司投資成本,在其三季度入股的791家公司中(已剔除85家期間停牌公司),目前已對659家公司取得投資浮盈,佔整體比重的83%。

  從浮盈規模來看,中航動力(600893)、中海發展(600026)、萬向錢潮(000559)、九陽股份(002242)等公司為證金公司貢獻了可觀回報,其中以九陽股份案例最為明顯。該公司三季報顯示,“證金系”期末共持有12.14%股權,對應9320.12萬股。回看7月8日盤面表現,當日在巨量賣單封住跌停板之際,一股資金持續買入九陽股份,並一度衝開跌停板,當日24.1億元的成交額更是創下歷史天量。據此判斷,證金公司應是當日買入主力。而以九陽股份最新25.02元/股的價格計算,證金公司彼時巨資抄底目前已浮盈逾8億元。

  而若以浮盈比例計算,“證金系”持股規模並不大的潛能恆信(300191)、梅雁吉祥、海倫鋼琴(300329)等個股短期卻為其帶來了超高回報。以潛能恆信為例,在證金公司買入少量股份後,公司隨即於7月9日開始停牌,9月30日復牌後股價至今已飆漲251%。

  當然,證金公司投資個股中亦有少數處於浮虧狀態。尤其是證金公司早前買入的銀行、券商類個股,在8月份中下旬行情中紛紛破位下跌,奮力護盤的證金公司對應投資目前應尚未產生盈利。

  缺席多數“瘋牛股”

  通過二級市場直接購買股票,證金公司7月上旬為眾多A股上市公司提供了流動性支持。但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如今來看,對於A股結束非理性下跌後迅速反彈乃至大幅飆漲的一批“妖股”,證金公司除了持有潛能恆信、梅雁吉祥之外,其他多家“妖股”並未涉及,這其中又有怎樣的邏輯?

  以特力A(000025)為例,在經歷連續跌停並於7月9日跌至9.88元/股的階段性低點後,公司股價在多路資金推動下一路狂飆,最高價一度達到每股87.10元,堪稱一隻不折不扣的“妖股”。而最新披露的三季報顯示,公司截至9月30日的股東名單中沒有“證金系”的身影。

  與之類似,近幾月來股價同樣取得驚人漲幅的上海普天(600680)、錦江投資(600650)、洛陽玻璃(600876)、齊星鐵塔(002359)、龍頭股份(600630)等牛股,其三季報中同樣尋覓不到“證金系”的身影。

  記者梳理髮現,上述牛股在前期股價深跌之際未納入證金公司“法眼”,主要歸於兩類原因:一是相關個股並非證金公司首要“救助”對象。通過盤面可知,證金公司在7月8日便已動用大批資金進場購買股票,回看特力A、上海普天、錦江投資、洛陽玻璃等個股,其在7月8日仍處於地量成交態勢,這也側面印證證金公司彼時並未買入相關個股,而是優先購入了其他個股。第二類情況則是相關個股在證金入市時恰好停牌,而待復牌時由於市場處於反彈階段,市場中資金便直接出手搶籌,因此也無需證金公司再度買股來提供流動性,多氟多(002407)、龍頭股份皆屬此類。

  但為何證金公司上述未參與個股此後都走出了“妖股”走勢?“這並非偶然現象,其背後有着一定邏輯。”在深圳一私募人士看來,上述個股之所以能夠走“妖”,除了自身具有某種題材外,也要考慮股東間博弈因素。

  即在當時市場極度低迷之際,投資者不惜成本甩賣所持股票。而對於上述個股而言,若證金公司沒有主動入市購股,那麼必然有大資金接走了大量廉價籌碼,那麼其此後也有更多的動力推動股價上漲。

責任編輯:李巖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