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力A莊家現形記:兩個神祕馬甲操縱股價

  ⊙記者 馬婧妤 夏子航 嚴翠

  再隱祕的馬甲與創新操縱法,都難逃監管法眼。“妖王”特力A即是最新案例。其背後的玩家們如此肆無忌憚地碰觸“操縱股價”紅線,如不加管控,特力A們最終將反噬當下的市場。

  從7月9日最低價9.88元至上週五收盤價87.10元,並無重大利好的特力A在三個多月裏漲幅達693%,成為“妖股”之王。誰在幕後操控特力A?在上週末證監會新聞發佈會上,特力A幕後操縱者露出神祕一角。據介紹,吳某樂、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涉嫌合謀操縱“特力A”、“得利斯”股票價格,將被罰沒款約12.9億。由於該案仍處於調查“走流程”中,尚不便披露具體名稱及詳情。

  不過據上證報記者調查,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並非傳言中的博納基金,而是一家規模不大的私募,其與吳某樂涉嫌合謀操縱“特力A”、“得利斯”股價一案確定涉及兩個涉案賬户。這兩個賬户分別是“廈門信託-鳳凰花香二號新型結構化證券投資集合(查詢信託產品)”(下稱“鳳凰花香二號”)及“四川信託有限公司-宏贏七十三號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下稱“宏贏七十三號”)。

  兩個神祕馬甲

  據瞭解,正是由“鳳凰花香二號”及“宏贏七十三號”源起,一路順藤摸瓜查出了特力A、得利斯背後的玩家——吳某樂及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鳳凰花香二號”及“宏贏七十三號”皆未現身特力A、得利斯的半年報中。不過,在得利斯上,與“鳳凰花香二號”相近的“廈門信託-鳳凰花開八號新型結構化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一季度新進得利斯,持股86.26萬股,隨後在半年報中退出。

  進入7月後,“鳳凰花香二號”及“宏贏七十三號”成為特力A、得利斯股價操縱過程中的核心賬户。

  2015年5月28日,廈門信託公告,“鳳凰花香二號”成立暨賬户開立。據查,“鳳凰花香二號”相當於一個“傘形”信託計劃,其內有許多資金以“小傘”形式隱蔽其中。

  例如,6月5日,廈門信託公告,“鳳凰花香二號”新型結構化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託(第7-12期)成立,此後一直髮展至27期。

  當時“傘形”信託計劃的槓桿比例一般在1:2,也有部分可以做1:2.5甚至1:3槓桿。

  以“鳳凰花香二號”第9期為例,一般委託人認購金額為1000萬元,興業銀行提供優先金額2500萬元,合計金額即達到3500萬元,存續期一年。

  正因此,投入在特力A、得利斯上的是“鳳凰花香二號”哪幾只“小傘”外人很難得知,資金規模也難以估計。

  6月後,A股遭遇大幅暴跌,監管部門要求清理傘形信託。7月至8月,“鳳凰花香二號”內各期“小傘”也出現大面積清算。9月至10月,“鳳凰花香二號”內各期“小傘”發佈部分分配公告,意味着這些“小傘”因有停牌股而未清算完畢,如今復牌後再進行清算分配。

  “宏贏七十三號”所在的四川信託“宏贏系”也是氣勢浩大。

  據上證報記者此前調查,早在2014年年底,四川信託名下“宏贏”系列信託產品以驚人的速度擴容,公開可查的產品數量達42只,累計募資規模近百億元,且從不公開銷售。依託最高三倍的槓桿,隱身其後的蒙面私募藉此渠道吸攬巨資。“目前的投資標的主要就是A股股票。”“宏贏系”產品的信託經理向上證報記者直言。

  不過,“宏贏七十三號”的信託經理昨晚向上證報記者表示,“宏贏七十三號”並非“傘託”。

  據查證,“宏贏七十三號”於2014年12月8日成立,計劃分為優先委託人、一般委託人和劣後委託人,共認購信託單位10000萬份。募集資金總規模為1億元,期限為2014年12月8日至2015年12月8日。

  借道信託隱身

  昨日,“宏贏七十三號”信託經理向上證報記者表示,按照相關規定,並不能向第三方透露委託人的情況。

  一般來説,無論是“鳳凰花香二號”還是非傘託的“宏贏七十三號”,外界都很難查證其真實受益人。即使上了股東榜,神祕資金仍可遁形。

  在資本市場,幕後資金藉助設立多款信託計劃,實際操縱賬户左右上市公司股價的情況並不鮮見。通過多層架構及馬甲賬户,信託資金的幕後“金主”往往很難鎖定。

  正是如此,部分資金往往採取如此隱形模式來逃避監管。

  “各家信託發行的私募產品,受到銀監會監管,資金投入到二級市場後,涉及證監會,監管的難度會加大。”上證報記者採訪多位監管部門人士後獲悉,“由於證監會和銀監會的監管思路並不完全一致,涉及信託產品出現問題後,監管部門未必能在第一時間介入調查,也未必能直接獲取信託計劃背後真實出資人等核心資訊,為相關案件留下監管真空與取證盲點。”

  不過,隨着證監會查處力度不斷加大,特力A、得利斯類似的股價操縱案終難逃法網。

  或集中發生在7、8月間

  隱身術及馬甲已被鎖定,作案的時間又是集中在哪個階段?

  考量查案流程及時間進度,再結合考慮信託清理時間表以及特力A、得利斯走勢及停牌時間,吳某樂、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涉嫌合謀操縱“特力A”、“得利斯”股票價格案或集中發生在7、8月間。

  昨日特力A因被公佈查處案情而直接跌停。而在此之前的三個多月裏,該股已經上演了兩波讓人瞠目結舌的連板行情。

  第一波始於7月9日終於8月中旬。特力A從9.88元一路飆升至51.99元。此後隨大盤調整,特力A持續暴跌,從高位回撤到20元下方後,開始醖釀第二波更凌厲的上攻行情。自9月14日至9月24日的9個交易日該股連續漲停,隨後被停牌核查,復牌兩跌停後再次上演連續漲停板戲碼,直到上週五還以漲停收盤。自9月中旬起的一個多月時間裏,特力A從18.51元/股最高攀至87.1元/股。此為特力A第二波上攻行情。

  得利斯7、8月間的表現也相當搶眼。

  與特力A暴漲時間極為相似,得利斯在7月14日至8月19日期間,也收穫7個漲停,其中,暴漲行情從7月14日開盤一字漲停開始,截至8月19日,公司收盤價為18.98元/股,相比7月14日的7.9元/股的收盤價累計上漲了140.25%。

  對此,深圳有專業人士指出,根據證監會往常調查取證處罰時間流程與得利斯9月14日起停牌來看,證監會此次處罰,處罰依據為7、8月份作案情況概率較大,當然也不排除調查取證過程中,一邊拿未停牌的特力A 9、10月份大數據進行佐證。

  《證券法》第七十七條規定,禁止任何人操縱證券市場;第二百零三條規定:操縱證券市場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十萬元的,處以三十萬元以上三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從上述條款及高達12.9億元的罰沒款來看,吳某樂、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特力A、得利斯操縱股價案中獲利驚人。

  這也給9月間的特力A以及更多“妖股”敲響了警鐘。

  廈門營業部疑雲

  資金的爆炒,往往需要通道,隱身其後的華鑫、華泰證券部分廈門營業部則極有可能是此次資金借力的通道之一。

  而廈門正是“鳳凰花香二號”開立方——廈門信託註冊所在地。

  記者通過對特力A與得利斯7月上旬至今的公開交易資訊對比查詢發現,兩家分別名為華鑫證券有限公司廈門蓮嶽路證券營業部、華泰證券廈門廈禾路證券營業部屢屢現身,且買賣頻率與交易量均非常大。

  據查,特力A在7月9日至10月26日期間,共登上深交所龍虎榜25次,換手率頗高,遊資炒作手法非常明顯。其中,華鑫證券有限公司廈門蓮嶽路證券營業部的做法,頗引人注目。該證券營業部分別於7月14日、7月17日、7月30日大量買入特力A,又曾分別於8月12日、8月19日、8月27日大量賣出特力A,更令人大跌眼鏡的是,該證券營業部還曾多次出現在得利斯的龍虎榜單中,如其8月12日買入得利斯9887.55萬,又同時於當日賣出7974.72萬元。深圳私募人士指出,此一買一賣的交易手法,為遊資慣用的快進快出手法,快速賣出股票與買入股票存在時間差,於是便可以當天同時買賣。

  奇怪的是,另一家證券營業部在9、10月份的特力A龍虎榜中也顯得格外顯眼。據查,華泰證券有限公司廈門廈禾路證券營業部分別於9月21日、10月14日、10月16日、10月21日大量買入特力A股票,又分別於9月22日、9月23日、10月16日、10月21日、10月26日大量賣出特力A。此外,華泰證券旗下湖南分公司、湖南分公司、深圳僑香路智慧廣場營業部、北京西三環北路證券營業部等多家營業部還曾多次出現在特力A 7、8月份龍虎榜,以及得利斯7月以來的行情中。

責任編輯:李耀威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