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銀行陷漢能漩渦:兩者關係曖昧 股東變動頻繁

  5月20日,漢能薄膜發電(0566.HK)股價大跌46.95%,市值蒸發1443億港元。“漢能薄膜發電股票暴跌,錦州銀行有可能會形成壞賬,蒙受一定的損失。”5月28日,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告訴時代週報記者。此前有媒體曝出,僅僅去年中下旬,錦州銀行就給予漢能控股集團80億元授信。

  雖然尚無法證實雙方的真實關係以及授信額度,但兩者的關係“非同一般”卻有跡可循。據時代週報記者梳理,持有錦州銀行4.54%股份的第二大股東銀川寶塔精細化工有限公司是寧夏寶塔石化集團子公司。根據2014年年報,銀川寶塔精細化工在2013年年底時並未持有錦州銀行任何股份,也就是説,目前該司持有的錦州銀行股份買入時間均為2014年。

  而正是從2014年開始,寧夏寶塔石化集團開始與漢能薄膜發電扯上關係,並且在危機時刻“救了”漢能薄膜發電。去年1月,漢能薄膜發電在復牌後向寧夏寶塔配發5億股新股,集資4.1億港元。

  銀川寶塔精細化工在2014年的突然“闖入”,並且坐上了錦州銀行第二大股東的位置,也反映了該行多年未解決的問題—大股東變化頻繁。據時代週報記者梳理,2013年錦州銀行的大股東是錦州市財政局,一年之後,該局成了第三大股東。錦州銀行官網公佈的2008-2010年年報統計,該行在三年間大股東頻繁變動30餘次。

  5月26日、28日,時代週報記者多次撥打錦州銀行董祕王晶電話,但均無人接聽。王晶此前在接受時代週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不是股權的頻繁變動,而是因為我們企業這些年發展比較快,需要不斷地增資。

  兩者關係撲朔迷離

  有媒體報道指出,錦州銀行曾向漢能控股集團提供大額貸款,去年下半年,錦州銀行總行還給予漢能控股集團80億元授信,漢能控股集團以上市公司股權為質押在錦州銀行獲得多筆大額貸款,併成為漢能控股集團及其關聯公司的資金提供方。

  但時代週報記者在雙方2014年年報中,並未看到有關漢能薄膜發電股權質押以及錦州銀行貸款的相關消息。沈萌向記者解釋稱,漢能薄膜發電想要獲得錦州銀行授信,必須有股權放在銀行質押。“但要看是誰在質押,如果是股東或者漢能控股集團質押,上市公司沒有義務公佈這個事情,因為是股東的行為。”

  而從漢能薄膜發電2014年報中可以發現,漢能控股集團與銀行借款均由漢能控股集團及附屬公司提供擔保,並以位於美國光伏發電項目的權益,以及該光伏發電項目資金中的抵押利益作抵押。

  5月29日,一位已從招商銀行離職的中層幹部對時代週報記者説,一旦漢能薄膜質押在銀行的股票價格降低,漢能薄膜發電要麼補充合格的抵押品,要麼銀行收回貸款。如果兩者均做不到,銀行很有可能把股價在市場上進行平倉的拋售,彌補損失。

  “一旦形成這樣的局面,大家都在拋售漢能薄膜發電的股票,就會給市場造成拋售股票的壓力,股票就會越賣越便宜,越便宜越賣,這樣銀行就有可能形成壞賬。”上述離職的中層幹部解釋説。

  錦州銀行究竟向漢能薄膜發電方面提供多大的資金規模,佔該行資產規模的比例是否已經超過貸款集中度的監管規定?5月28日,時代週報記者致電錦州銀行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表示這個問題需要董祕回答,但記者多次聯繫董祕王晶均未果。

  一個地區性城商行提供給漢能薄膜發電如此大授信額度,兩者之間的關係“非比尋常”。時代週報記者梳理公開資料發現,錦州銀行第二大股東銀川寶塔精細化工有限公司持有該行4.54%的股份。

  根據2014年年報,銀川寶塔精細化工有限公司在2013年年底時並未持有錦州銀行任何股份,也就是説目前該公司持有的錦州銀行股份買入的時間均為2014年。

  錦州銀行與漢能薄膜發電之間有一個重要的中間人,也就是銀川寶塔精細化工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寧夏寶塔集團。巧合的是,寧夏寶塔與漢能薄膜發電之間首次發生聯繫的時間也是2014年。寧夏寶塔在2014年年初曾救急漢能薄膜發電。

  2013年年底,漢能薄膜發電遭遇“空頭”狙擊,股價連續6日被“質”低,其後停牌。在2014年年初復牌後,漢能薄膜發電宣佈配股並引入寧夏寶塔石化集團作為投資者,向寧夏寶塔配發5億股新股,佔擴大後股本1.72%,集資4.1億港元。

  不僅如此,今年4月30日,漢能薄膜發電發佈公告稱,其與寶塔石化集團、內蒙古滿世投資集團兩家機構,分別簽訂了銷售和服務協議,這將可為公司帶來19.8億美元可觀的第三方收入訂單總額。在簽訂合約的同時,漢能薄膜發電將向寶塔石化集團有限公司發行不少於3億股、不超過30億股新股份。

  股東變動頻繁

  銀川寶塔在2014年一躍成為錦州銀行第二大股東,這背後也反映了該行多年仍未解決的問題——大股東變動頻繁。

  時代週報記者根據2014年年報梳理,第一大股東為瀋陽冠伊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持股5.68%,這一年,錦州市財政局減持了錦州銀行的股份,將第一大股東的位置拱手相讓。

  或許這是一個縮影。據梳理,錦州銀行在2008-2010年三年間大股東頻繁變動31次,其中在2009年一半主要股東易主。在2010年12家主要股東中,8家出局,讓人錯愕。

  在錦州銀行公佈的2007年年報中共有13個主要股東。第二大股東錦州商銀藝術裝潢總公司於在2008年已不在大股東行列,錦州第一開關設備有限責任公司和河北興華鋼鐵有限公司也不在主要股東行列。

  2008年錦州銀行共有12家主要股東,6家主要股東在2009年“消失”。深圳大金樹投資有限公司、錦州華富能源投資有限公司、錦州市瀝青廠、營口寶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葫蘆島欣業股份有限公司和遼寧中潤事業集團有限公司失去大股東地位。

  這樣頻繁的股東變動對公司的影響是明顯的,在錦州銀行發佈的2010年年報中直接指出自己仍然存在四大問題,其中包括“公司治理結構有待進一步完善”。但多年過去了,雖然這兩年股東變動的頻率不如往年頻繁,但依然會出現大股東易主、或者重要股東突然“出場”的情況。

  對此現象,王晶此前在接受時代週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不是股權的頻繁變動,而是因為我們企業這些年發展比較快,需要不斷地增資,這並不會對公司治理結構造成風險。“我們在2010年年報中披露的風險只是有可能發生的,是要告訴投資者存在的風險,投資須謹慎。”

  沈萌分析説,只要不是控股股東,都有可能只是一個財務投資者。“對銀行經營來説,所有權和經營權分割得比較清楚,即便股東變化大,也不會對銀行的日常經營產生過大的波動。”

  另外,錦州銀行的股份十分分散,與一般城商行由當地財政局或國企控股不同,錦州銀行並無控股股東或主要股東,大部分都是民營企業,國家股只佔4.27%。根據去年年報,前十大股東合計持股36.58%,股權結構較為分散,在同類銀行中,與東莞銀行的股權結構最為相似。

責任編輯:洪笑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