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和人民幣的未來之路

  美國西岸時間2014年10月1日早上7時,當代金融發展理論奠基人羅納德 麥金農教授與世長辭。最新出版的《中國金融》雜志第19期,刊發了麥金農教授為本刊撰寫的署名文章《美元和人民幣的未來之路》。謹以此文,紀念這位令人尊敬的經濟學家。

  國際貨幣體係改革需要以美國改善其貨幣和匯率政策為方向,同時使中國逐漸成為更平等的夥伴,並需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能繼續提供重要的法律支持

  羅納德 麥金農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在所有主要的工業國家中,只有美國保留着高度發達且自由開放的金融係統。其他國家的居民(只要不受本國外匯管制)可以自由開立美元銀行賬戶、買賣美國國債,因此美元迅速成為被普遍接受的「國際貨幣」。采用單一關鍵貨幣具有規模經濟效益,美元迄今仍是如此,盡管其他工業經濟體已經開放了其金融體係。

  1945年以來,美元本位制在世界經濟中扮演着雙重角色,一方面促進民間國際商務發展,另一方面有助於政府進行國內宏觀經濟調控。在這種關鍵貨幣制度中,上述兩種角色的作用相輔相成。

  通過為全球主要大宗商品交易以及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產品出口提供通用計價貨幣,美元促進了國際貿易的發展。除歐洲之外,不管是即期市場還是遠期市場,美元作為銀行間的交易貨幣大大降低了企業在多邊外匯支付中的成本。在一些國家政府將其貨幣匯率盯住美元的情況下,美元就成為其物價水平的名義錨。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超過25年的時間內,美國政府的政策確保了美元上述兩種角色的作用。由於西歐和日本的匯率基本上錨定於美元,美國穩定的物價水平也幫助了這些國家的物價保持穩定。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複蘇過程中,這些工業經濟體保持着非常高的貿易導向型增長,從而帶來實際GDP的增長,就像近年來中國的增長一樣。作為當時全球事實上的中央銀行,美聯儲措施得當。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美國政府沒有財政和貿易赤字,對海外進行了大量直接投資。

  美元疲軟綜合征

  但從20世紀70年代至今,一係列不利的經濟環境因素開始逐漸削弱美元在全球經濟中的錨定作用。美國私人部門和公共部門的儲蓄率開始出現內生性的下降。私人儲蓄已然逐漸下行,公共部門的儲蓄則以聯邦財政赤字的形式急速下降。在80年代,裏根總統主持的大型軍備競賽並未得到稅收的支持,這導致美國出現了著名的財政和貿易「雙赤字」。盡管那時已經出現了關於財政赤字會損害經濟的嚴重警告,但在80年代末期的裏根「繁榮期」,美國的利率實際上已經下降。

  雖然政治家和大多數經濟學家都不願承認,但不管過去和現在,正是由於美國在全球美元本位制中的中心地位,美國才能夠通過向國外出售其國債和其他金融資產很便宜地進行融資(在20世紀80年代主要是賣給西歐和日本的中央銀行)。由於錯誤地相信財政赤字沒有危害,美國的政治家變得更為有恃無恐,凱恩斯主義者們也更加大肆鼓吹凱恩斯主義。在2008年的衰退及隨後令人失望的緩慢複蘇過程中,為解決失業問題而制造了大量的財政赤字,同時供給學派(有時稱為增長派)的主張者們在推行減稅政策時變得更加不計後果,或者拒絕能夠增加財政收入的稅收改革,或者為必要的公共產品提供財政支持。

  2000年以來,新興市場成為美國國債和其他美元資產的大買家,僅中國就有約4萬億美元的官方外匯儲備,大約占新興市場總額的一半。美國的軟性國際借款約束減少了國內儲蓄,並造成了長期以來的財政和貿易赤字,這又會帶來怎樣的危害呢?

責任編輯:張照龍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