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轎車整體上市再延三年 投資者疑惑違約為何不處罰

  本報見習記者 龔夢澤

  日前,一汽轎車發佈了一季度財報。在報告中,公司請求一汽轎車股東大會同意將一汽整體上市的承諾再延遲三年作為過渡期。事實上,這已經是一汽轎車第二次發出延遲整體上市的呼籲了。

  2011年6月28日,一汽集團實施主業重組改制,成立了一汽股份,同時承諾“五年內解決一汽轎車與一汽夏利同業競爭問題”,該承諾不可撤銷。按照該承諾,一汽股份應最遲在2016年6月28日前解決上述問題。不過,一年時間快要過去了,一汽轎車與一汽夏利的同業競爭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解決。為此,一汽轎車去年不僅遭到了投資者的維權投訴和私募機構追責,還多次收到了深交所關注函。

  有業內人士表示,與上汽集團、廣汽集團和長安汽車相比,一汽股份整體上市之路走得極為艱辛,並頻頻錯過了整體上市的最佳窗口期。

  一汽轎車“違約成癮”?

  再呼籲股東同意延期三年

  上一次請求承諾延期發生在2016年6月份,彼時一汽股份宣布原計劃5年內解決其與子公司一汽轎車、一汽夏利同業競爭的承諾無法履行,將延期3年。

  不過,中小股東們的高度參與使“劇情”戲劇性反轉。同年6月27日,《證券日報》記者出席了一汽轎車召開的股東大會。其中《關於中國第一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變更承諾事項履行期限的議案》以1.17%贊成、97.26%反對、1.57%棄權的比例被高票否決。

  事實上,一汽股份的爽約不但引發眾多投資者集體逼宮,也受到了深圳證券交易所、吉林證監局、天津證監局等監管部門的關注。然而,即便面對監管層的質詢,一汽股份依舊沒有做出多大改變。

  數據顯示,一汽轎車2016年銷售19.35萬輛,同比減少17.97%。提及虧損的原因,一汽轎車稱,2016年公司面臨着市場環境和自身發展所帶來前所未有的壓力和挑戰。然而反觀中國乘用車市場,整體形勢一片大好。對此,甚至投資者向記者吐槽,認為一汽轎車年報對業績下滑的解釋“簡直是糊弄人”。

  “一汽轎車給我傳遞的感覺就是拖沓和不積極。”上述一汽轎車投資者向記者表示,包括此前對深交所的關注函,一汽轎車超期了4天才給出回覆,從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來一汽轎車的做事態度。

  年報雙雙被“非標”

  解決同業競爭無進展

  值得注意的是,糟糕的業績表現使得一汽系的兩家上市公司2016年年報均被“非標”(非標準意見審計報告)。

  一汽夏利年報顯示,公司2016年實現營收20.25億元,同比下降40.5%;淨利潤1.62億元,同比增799.23%;每股收益0.1元。2016年淨利增近8倍。

  值得注意的是,一汽夏利扣非後淨利潤為虧損16.77億元。由虧轉盈的關鍵在於轉讓天津一汽豐田15%股權和確認的投資收益。根據一汽夏利此前公告可知,天津一汽豐田股權轉讓賬面價值為25.61億元,差額轉化後預計增加公司2016年損益高達18億元。

  正是基於此,瑞華會計師事務所對一汽夏利的年報出具了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主要因公司期末流動負債高於流動資產,表明存在可能導致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疑慮的重大不確定性。

  相比一汽夏利通過變賣資產實現盈利,一汽轎車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根據一汽轎車2016年的年報顯示,因公司近幾年產銷規模較小,經營困難,2016年公司淨利虧損高達9.54億元。

  由於公司2016年日常關聯交易議案未獲股東大會通過,且關聯交易對公司影響重大,瑞華會計師事務所表示無法估計此事對財報的影響,據此對一汽轎車的年報也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事實上,與這兩家公司的業績表現相比,外界更關心的是一汽轎車對同業競爭問題的解決進度。對此,兩家公司在年報中的相關表述和措詞與往年的解釋近乎雷同,仍沒有實質性進展。

責任編輯:李小龍 DF005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