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令彬:中國降準為救市

  日前中國央行再降存款準備金率,且一降便一個百分點,倍於過去慣例的半個百分點,估計可釋出過萬億元資金。在首季數據顯示中國經濟未如理想後,對“雙降”(降利息及準備金率)的要求或預測便不斷浮出,故此次降準並非全屬意外,也是今年二月首次後的第二次。須予探究者是此舉是否恰當和效果為何。

  貨幣放寬對推動實體經濟本身效用每有限,歐美日的量寬已證明此點,在中國同樣如是。當前中國經濟面對的主要問題是總需求尤其投資不足,必須以實際行動推高投資增長,否則單憑貨幣放寬將無濟於事,並會跌入“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

  事實正如此:三月底貨幣供給增長偏低,M2增11.6%低於全年目標的12%,M1增2.9%更低,顯示社會上的資金需求不大。央行官員亦指出貨幣低增與經濟放緩及資金需求疲弱有關。三月的新增信貸及社會融資同比明顯減少,同樣是資金需求疲弱的反映。在這種情況下擴大流動性增加資金供給,對振興經濟效果自不大。降準可釋出過萬億元資金,表面上看力度很大,但還須貸出才有用。

  要振興經濟還是靠政府加快審批來推動基建及民生建設項目上馬,從而填補房地產投資的放緩。貨幣擴展既不能無中生有地擴大投資,也解決不了一些企業面對的融資難成本高的問題:這每是高風險的反映,只能從改善企業質素、經營環境及通過政策銀行來處理。據央行報告三月底的企業平均融資成本為6.83%,比上年末下跌12個基點,但仍未能有效解困,更未有明顯刺激資金需求。

  目前中國經濟出現了GDP增長及通脹的“宏觀雙降”狀況,故貨幣供給稍緩仍足可容納經濟活動,M2增長偏低亦無妨,不必急於轉行貨幣擴張政策。但作為一般的流動性調節工具,在有需要時仍可降準。條件是有大量資金流出帶來了流動性緊縮,央行為維持正常的流動性水平便須進行沖銷,辦法之一是降準。今年首季便有此情況:銀行體系外匯佔款減少2500多億元,同比少增逾一萬億元。在這情況下確可考慮降準,但是否要急急進行,特別是一次降一個百分點卻不無疑問。正如上述資金需求趨弱,故可先試用其他的工具補償流動性收緊。何況外匯佔款只減少2500多億元,似無必要補回過萬億元。

  由此可見是次降準乃為了其他目標,就是對沖之前中國證監會的規範雙融動作,以防止A股大幅下調。因此要急於4月20日週一開市前公佈,並要加強力度以起振奮投資信心作用。

責任編輯:李耀威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