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令彬:香港產業日漸落後

  上文談到本港港口及旅遊等支柱產業出現收縮(本欄4月20日),對實體經濟帶來打擊。實體經濟及實業正受到多重壓力,包括宏觀、本業、泡沫及政治等幾大類來源。其中除了本業因素具產業特殊性外,其他的都有共通及普遍性。本業問題要由產業發展策略及行動去處理,可惜這正是本港經濟軟肋,故問題不斷累積以至惡化,影響所及不單是現有支柱產業,新興行業更難有發展。

  最近港府與業界合作推出一輪宣傳香港及消費優惠的行動,希望能挽救下滑中的旅遊及相關行業。能上下一心共推對策救亡,所表達的意志及合作精神值得嘉許。然而以此種臨時及邊緣性的動作,難望解決各行業面對的基本及深層問題。相信治標之效也很有限,如果產業發展策略就是這麼簡單,香港也不致有今天的問題。另一方面,如這便是香港能做到的,而非全面具體的長期振興規劃,則難有前景可言。總而言之,宣傳香港行動是其志可嘉,其效可疑,其情可悲。

  類似事件還有街邊停放美食車的建議,並引起了官民各方廣泛討論。這建議本身無問題,但把這種市政瑣事當成發展甚至振興產業的法寶則未免誇張。香港的視野就是如斯淺薄?與澳門能全城申遺的創新及大志相比,香港的行動恍如“細路仔玩泥沙”,發展滯後的根源就在認識水平不足上。現有行業固受害匪淺,新興行業更難於成長。

  創新行業在港缺乏土壤已常有所聞。一些曾在美國、台灣甚至內地創業的科技界人士,指香港的創新環境特別是氣氛不及上述地區。最明顯的例子是深圳大疆公司,其創辦人由內地來港讀書並在科大畢業,本想在港創業卻發現困難重重,轉往深圳即取得成功。現時大疆已是全球最大的商用無人機產銷商,早前一部產品無意中降落美國白宮草坪,更令其聲名大噪。香港的“走寶”事件肯定不止此一宗。

  最近港府設立了推動金融科技專門小組,而日前有港媒訪問了多個本港的行內人士,幾乎眾口同聲指在這方面本港已落後於外地及內地,而且要追上障礙不少殊非容易。金融科技乃結合金融、商務與資訊及其他科技於一身的新興產業,是未來發展的制高點之一,香港在此領域落後必影響深遠,其國際中心功能也將受到打擊。何況這還非香港唯一的落後領域。

  港人慣於妄自尊大,自以為仍很先進很有優勢,特別是相比內地時有一種無名的優越感。但不幸這已是過時的想法,如不及早改正面對現實,放謙虛點向外地及內地學習,則滑落更快。

責任編輯:李耀威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