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生:不要過度解讀《人民日報》的股市報道

  3月30日,A股市場再度出現強勁的上升行情,股指全天上漲2.59%,創造了7年來的最高紀錄,成交量也再度輕鬆突破1萬億元。在已經形成的A股牛市氛圍中,當天的市場表現由於漲幅巨大,仍然是令人矚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當天早上各大門户網站紛紛在重要位置掛出一條重要消息,稱人民日報一日刊出兩文力挺A股市場。這一消息在投資者中引起了廣泛的注意,開盤之前,一些券商出具的分析報告將其作為重要利好加以推薦。但從當天上午盤內的表現來看,領漲股主要是與“一帶一路”有關的題材股,這顯然與在剛剛結束的博鰲論壇上我國家領導人就“一帶一路”戰略作出了全面闡述有直接關係。而到了下午,盤內領漲的個股主要是房地產股和銀行股,由於這兩個板塊在股指中佔有較高權重,對大盤的推動作用十分強勁。收盤以後真相大白,央行、住建部、銀監會和財政部、税務總局出台了有關房地產市場的重大政策,從首付、商業房貸、公積金房貸和二手房交易税收等多個角度實施寬鬆政策,這意味着中央對房地產調控的態度已經有根本性轉變,房地產市場很可能將迎來一輪上漲行情。這一消息顯然已經為有關主力機構獲悉,從而掀起了一輪沖天行情。至此,有關“人民日報一日刊出兩文力挺A股市場”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人民日報、新華社在我國是具有重要地位的兩大權威媒體,它們承擔着傳達執政黨和政府決策的重要職能,因此,對市場資訊十分敏感的股票市場重視這些權威媒體上發出的聲音,自然是十分重要的“功課”。除此以外,人民日報、新華社還和其他媒體一樣,需要進行日常的新聞報道,並且運用多種新聞手段報道和分析新聞。但是,在A股市場上,卻經常出現將權威媒體日常的新聞報道當作重大事件來作出過度解讀的情況。以人民日報3月30日的這兩篇報道來説,它們一篇是記者的述評,題為《股市“牛氣”哪裏來》,一篇是署名評論《把握牛市“紅利”》。這兩篇文章作為一個組合,刊發在當天《人民日報》第18版上迪個版命名為“財經縱橫”,是《人民日報》的一個專刊版面,每星期一刊出,3月30日正是星期一。由此可見,《人民日報》的這兩篇報道並無深意,作為一家媒體,它的財經專刊面對已成熱點的A股牛市,組織這樣的報道、評論是完全正常的,但它同刊登在其他媒體上的關於牛市的報道、評論一樣,只是報社的一個“自選動作”。

  為什麼權威媒體上一篇普通的報道、評論,會引起A股市場的高度重視,甚至引發行情波動?這與這個市場的經歷有直接的關係。A股市場從其誕生之日起,就在政府政策的高度支配之下,而利用權威媒體傳達政府聲音,便自然而然地成為這種“政策市”的一個特色。讓我們記憶猶新的是,1995年年底,還在幼兒時期的A股市場因為滬深兩地的競爭而出現了一波牛市行情,股指保持了持續一年的上漲態勢,但當時政府認為這干擾了中央的金融決策,因此採取了嚴厲的打壓措施,人民日報以“本報特約評論員”名義發表評論《正確認識當前股票市場》,後來透露的資訊表明,這篇文章是在證監會策劃之下完成的。與當時證監會推出的漲跌停板制、加大新股發行額度等舉措一起,引起A股市場所有股票連續三個交易日的跌停板行情,並從此開始了持續多年的熊市。但這種熊市的持續又使新股發行面臨困難,為此,1999年,證監會再度策劃了一篇以“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名義發表的文章,對當時剛剛興起的網路股行情大肆拉抬,並發動了一輪跨世紀牛市行情,上證指數第一次越過了2000點。

  回顧這兩篇以“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名義發表的文章,它們在A股市場歷史上的影響是深遠的,但就文章本身而言,站在今天的角度來看,其中的內容不乏商榷之處,因此其影響並不完全是正面的。而證監會通過這兩篇文章成功地干預了市場,並且讓A股市場養成了過度解讀權威媒體關於股市文章的特性。今天,隨着A股市市場市場化程度的加深,政策市的色彩正在退去,無論是人民日報還是新華社,對於利用其特殊身份發表文章干預行情走向都已保持了剋制,但市場仍然習慣於將它們發表的報道、評論當作投資的重要信號,作出過度解讀,而一些機構主力也刻意放大這種效應,為自己的股市操作服務。

  2010年12月,國內各大門户網站盛傳,“人民日報社論兩週三次力挺股市”。這條消息煞有介事地説,近期《人民日報》連續發表了三篇社論或特約評論員文章,一是11月24日發表的《保持物價穩定可以預期》,稱抑通脹不以打壓股市為代價;二是12月1日發表的《中國股市,下一個20年怎麼走》,稱要警惕和打擊操縱市場的國際資本大鱷;三是12月2日發表的《經濟金融穩定 “熱”錢就會變冷》,稱應將銀行存款引入股市。這條消息先是在網上發酵,繼而被一些紙質媒體進一步加工以後,再一次氾濫於網路媒體。但是,把這3天的《人民日報》拿來仔細看一遍,卻根本看不到這3篇文章,更遑論什麼社論。原來,這3篇文章並不是刊登在《人民日報》上,而是刊登在由人民日報社主辦的《人民日報海外版》上,即使在《人民日報海外版》上,它們也不是以“社論”或“本報特約評論員”名義發表的,而是普通的記者報道和署名評論。

  對於普通的股市投資者來説,它們接受的資訊通常都是網上出現的二手貨,很少有人會去細究權威媒體上關於股市文章的來龍去脈,對以社論、特約評論員文章、評論員文章、記者署名報道等各種不同的名義發表的文章的區別也不會太在意。這種特性給了A股市場上一些主力莊家操縱市場以可可乘之機,他們可以打着權威媒體發表文章的旗號夾帶自己的私貨,對此,無論是普通投資者還是監管部門,都應該保持高度警惕。而作為權威媒體的黨報國社,也有必要對網上出現的任意曲解進行必要的澄清,不能視若無睹,將錯就錯,讓自己的“金字招牌”成為股市操縱者利用的工具。

  (作者周俊生系大公財經特約評論員,以財經時事評論為主要寫作方向。著有《金錢的運動》、《資本的沉淪》、《中國股市批判》等書。)

責任編輯:李巖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