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陸:放寬行政激活內地經濟

  前晚(25日),聯儲主席耶倫在眾議院聽證會上再次暗示聯儲不急於提升短期利率。證詞中表示,在FOMC確信通脹率回到2%之前,都不會從目前的水準提高短期利率,導致美元走勢繼續下挫,所以我個人一直認為聯儲在今年內無機會加息。加上,耶倫重申“耐心”的措辭意味未來幾次會議上不會加息。另一方面,德國在週三(25日)拍賣的5年期國債收益率首次創下負值,到期時間為2020年4月,平均收益率為-0.08%(德國曾在1月份進行了類似的國債發行,當時的收益率為0.05%)。表明在歐洲央行購買債券之前,整個歐洲地區的借貸成本就已經急劇下降。負收益率水準意味着,投資者要為持有德國國債向德國支付成本。

  由於全球央行鬥減息,人行亦進一步用定向調控手段,全面調低城商行存款準備金率的地方性銀行共有8家。由於李克強總理再次強調以減税及實施扶助中小企創新等政策為主導。昨日央行主管媒體《金融時報》的評論文章稱:“通縮離我們已經很近了”,為應對通縮的可能,央行應對法定準備金率、基準利率等傳統工具進行適時、適度調整,保持適度的流動性。但正如我之前一直強調,人行越頻密利用各種定向微調,我就越相信年內降準降息的次數越少。要知道國內的資本約束、存貸比例控制、存款高準備金率、存款偏離度控制等監管,已明顯抑制了商業銀行的貸款能力和意願。

  監管機構應注意到這種調控意圖與實際調控效果之間的反向效用,所以我認為放寬行政比放寬貨幣對中國的經濟活力更有正面影響。

  作者陳永陸系香港獨立股評人。 

責任編輯:李耀威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