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令彬:陰謀論可休矣 石油價跌反映供求失衡

  大公財經2月27日訊  油價急跌帶來經濟影響,若要評估其大小及時間性須進一步探討跌價的原因及持久性,和對各產區的不同影響等,實際情況比較複雜。

  對於油價急跌要探索根本原因,包括供求狀況,沙特阿拉伯等OPEC國家的策略,和一些地緣政治陰謀論等各種因素。根本原因是石油出現供大於求的情況。一方面是新供應陸續出台,特別是美國的頁巖油氣革命,中亞擴大產能,和其他地區新油氣田的開發等。另方面是需求最近轉弱,不單是歐洲及日本等的經濟復甦力有不繼,連中國等一些高增長的新興經濟也開始放慢。有一種觀點認為,隨商品日趨金融產品化,全球市場炒作對油價亦有影響。這確是真的,過去曾有人對此作出估算,但這並非根本原因,最終油價的起落及平衡點要由供求決定,金融炒作只是延遲或提早價格的調整,和擴大其調整幅度而起誇大作用。油價上升時炒作會令其升過頭,回落時又會跌過頭。

  按目前供求形勢看,今輪油價下挫將會維持一段時間,並可能成為中期現象。供應方面新的增長潛力未減,而一些現有生產國如伊朗、伊拉克及利比亞等,都因為制裁或政局動盪等原因而有產能閒置。與此同時,需求放緩的情況又不會很快扭轉,連中國也説經濟進入了較低增長的新常態。

  沙特等OPEC國不減產也被視為此次跌價的主因,此乃以本傷人之舉:通過割價打倒一些產油競爭對手。實際上沙特等只是順應市場走勢行事而已,因減產抬價並不可行:OPEC生產只及全球產量三分一,故其決定難以左右大局,何況要減產OPEC內部亦多爭議。故價格只能讓市場決定,跌價將淘汰一些高成本的生產者,沙特等的優勢是採油成本低而不怕減價。

  一度流傳的與地緣政治相關的陰謀論已沉寂。此類論點有兩種,一是指由美國策動,仿效當年里根以壓油價打擊蘇聯的辦法,藉此打擊俄國、伊朗及委內瑞拉等產油敵國。二是由沙特策動,主要目標是打擊美國頁巖油氣產業。客觀上美國頁巖油氣及俄國等確實受到巨大沖擊,但這卻未必是與主觀的“陰謀”策劃所致。沙特確主導了OPEC的不減產決策,但如上述這純是別無選擇中的商業行為,主要是保住本國及OPEC的油市份額。至於美國,由於所受影響巨大,故亦未必願在這方面硬拼俄國,事實上在美國國內政治影響力頗大的石油業界,正爭取政府放寬出口禁制以增收益,絕不想油價大跌。

責任編輯:子衿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111111111111111